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司马三姊妹】3

【司马三姊妹】3

作者:ptc077 字数:13600 上文链接:viewthread.php?tid=8919825&page=1#pid93071896

第三章

太太慧心在我跟她姐姐独处的一星期内都刻意没有联络我们,目的当然是不 想影响我们的心情,说到底我和慧贞努力的干都是为了完成慧心的心愿呢。她一 向都以为要我们两个做是件惨痛的差事,又谁料到一个四十岁的失婚宅妇跟一个 廿八岁的年轻男生会产生出感情来呢!

但是这个星期天,自慧贞不辞而别,我独自吃过早饭后便驾车到慧贞家里接 太太回来。途中我知道待会当我再遇上慧贞时,她必定又变回那个老土的大姨, 那个风情万种的年轻美妇恐怕永远没法再见。

来到大姨门口,突然「澎」的一声,慧贞破门而出,跟我碰个正着,我问: 「啊!慧贞……不……大姨,你没事吧!」看见她气沖沖的,双眼红红,心中大 惊,问:「怎么!是慧心吗!」慧贞望着我眼神由原本的愤怒变得稍为温和,说 :「正……那个人!你自己问她吧!」说着便二话不说离开了。

我立即闯入寝室,看见慧心安好的正在收拾行李,在她身边是个短发女子, 身穿黄色窄身毛衣跟黑皮裤长靴,她见我进来便回头对我说:「姐夫……对不起 !」说着时还把舌头轻轻一伸,抓抓头。

「原来是慧岚!怎么你回来了……什么对不起呢?」多年没见,慧岚成熟了 不少,怎样看也不似跟我同年纪。这时慧心轻轻拉了我的手袖一下,也相同地说 :

「阿正……你不许嬲的,我也是为了我们呢……」听到这句说话,我心里一 凉,有不祥的预兆呢。我看到当医生的慧岚回来了,大姨气沖沖的跑了,和向来 从不道歉的慧心变成这样,我大概也猜到了。

「你!你……不是吧!」「对不起啦……如果我不是这么说,大姐是不会跟 我们合作的呢……」「那你是说,你根本就没有子宫颈癌,对吗?」枉我担心得 要死,那刻真的很愤怒呢。

「对……」慧心垂了头不停地拉扯我的手袖。

「那……你不是说慧岚给你断过症么,那即是她也有份的!」我指向在旁的 慧岚。「但……你是医生来的,怎么可以……太过份了!」慧岚也羞愧得没有回 答。

「那,你们打算骗我们一世么!」

「正,不关慧岚的事的,是我逼迫她帮我的,我原本是安排她回港替我在假 装诊症,之后……她会找个中药医师,慢慢地说我神奇地康复……」慧心说。

「那……大姨又怎么发现呢!」我说。

慧岚抓抓头发说:「我刚下飞机便到这,记错了大姐是星期一才回来,进来 时不知道她在里面,我跟二姐说话时露出马脚了……」到了这刻,我渐渐冷静下 来,想了一想,其实这个谎话带给我一个极美好的假期,虽然是白白担心了,但 想到没有人真的受到伤害也不怎么了,再看见眼前说话的慧岚变得越来越美,我 心中反而在想:「这么的一个美人儿,真可惜是喜欢女的呢!唔……她们司马家 的女儿都是那么美,究竟是吃什么长大的呢?」

慧岚发现我在发呆,以为我还在恼她们,继续说:「姐夫……真的是我们不 对了,我身为医生更不应该同意做这些荒唐的事呢……请你原谅我们吧!」说着 ,这个短发美人便90度角鞠躬。

我突然想到慧贞,便问慧心:「那你是怎样跟大姨解释的,我刚才碰到她时 ,她真的很嬲呢!」「我把整件事都跟她说了,她起初也很冷静,后来发怒跑了 !」慧心说。

「你们说现在怎么办!」我担心的说。

「阿正,现在应该只有你跟她关系较好,你可否去找找她呢?拜託你啦…… 整件事到如今……我会好好补偿你的!」其实我心中也牵挂着那个大美人,恨不 得立即去找她,便应付说:「为了你,这件事也只得办好!但是你这次真的过火 了……司马慧心!」说着我也尽快离开了。

我致电给慧贞,起初她也没有接听,但我不停地打,不久她也软化了,跟我 对话:「大姨……慧贞,你没事吗!」

「好了一些……」

「其实这不是更好吗?」

「胡说……这怎么会好呢?」慧贞的语气怎么又变得娇悄起来。

「如果她没有这么说,我们又可能有过那段美好的时光呢?我又怎么可以再 尝美人的身体呢?」

「你说到哪里去了,你这是跟老娘调情么?」虽然她这么说,语气中却显得 十分受用。

「爱姐姐,我是说,既然是她负了你,又是她一手把我们拉在一起,你索性 跟了我也不内咎了,不是吗……」

那边厢静了一会,她温柔地说:「小鬼……那……你在那里?」

便是这样,慧贞便真真正正的当了我情妇。那天,我们二人在她的办公室狠 狠的大战了数回,还弄坏了她的坐椅。之后我带着慧贞回我家,跟慧心、慧岚见 面,慧贞说是我说服了她,所以她决定原谅她们二人了。

太太慧心跟慧岚都十分感激我,晚上我主动说要送大姐回家,慧心更是高兴 了。那天晚上我和慧贞在她自己的床上做,她说在自己的床上和我一起,一切都 便得真实了,既然所有的心结都解了,还有肉体的满足,心情很好呢。

回家的途中,一个完美的计划在我脑中闪过。

回家后我对慧心说,她这个生育计划失败了,她问为什么.

「老实说,我和你大姐在这星期做了数次,但也不担保一击即中呢,你这次 真的白费心机了……」我说。

「我又怎计算得到妹妹会没意中破坏呢?我打算待姐姐确定怀孕才告知我病 癒呢!」

「人算不如天算吧……」

「我是不会认输的,我会再想办法的……」

「其实……办法是有的……不过……」

「真的!不过什么……」

「不过这是趟苦差,我为何要这么卖力呢……别忘记你姐姐年纪不轻了…… 说到底都是苦差呢……」

「那你是有办法令姐姐继续进行!好,你说,要什么报酬?」

「唔……我不说啦……是个奇怪的幻想而已……」我尴尬地说。

「说吧……我定能帮你实现的!」

「算吧,我只是说说而已,太变态了,忘了它吧,睡吧!」

「守正……我们的相识,加上现在你和姐姐的关系……还有什么不好意思说 呢?」

「好吧……你妹妹慧岚……」

慧心听到我说后,奸笑起来,很快便回答说:「明白了!那还不简单……放 心吧,如你所愿的话,你便把我们司马三姐妹大中小通吃吧!」慧心答应替我把 妹妹弄到手,我便假装对她说我会说服慧贞继续生育大计,但需要多久我也没保 证,慧心便主动说我要多留在她那边,增加命中率。

如是者,我便可以名正言顺地在大姨那边过夜,每星期大约三晚。大姨慧贞 对于这安排十分欢喜,日子变得多开心,每逢我回来的晚上,她总会早点下班, 在家里弄菜,我们吃过饭后她便会换上不同的性感晚装跟我做爱,逐渐慧贞平常 的衣着打扮也完全改变了。以往的老土长西裤早已变成性感小短裙。

每个周末我也会带同太太慧心到大姨的家里吃饭,慧贞得到正常女性所需的 性爱,心情好了,性格也变得和善了,可能因为心中总是对偷吃妹夫有点愧疚, 所以反而对慧心比以前更好,她们两姊妹常常手拖手逛街,如果我也在场的话, 我更可以光明正大地一男拖二女到处游玩。

我心里总是幻想如果可以同时享用她们两姊妹,那就更加好了!虽然慧贞比 以往开放多了,但这等事情要时机正确才能发生呢,所以我也只好暗暗期待。

太太慧心五官最美,身材均匀,虽然胸部不大,但屁股又圆又弹,最适合狗 仔式。大姨慧贞肤色最白,乳房又最大,大腿有肉,是熟女的性感,女上男下骑 乘式最能够提升视觉及官能刺激。至于同志妹妹慧岚,身材偏瘦,但却甚少露肉 ,我在婚礼是见过她穿裙子一次,记得她拥有一对很长的美腿,又白又滑,但其 他的部位却是个迷。

慧岚这次回港除了是帮姐姐圆谎,另外是她的伴侣要回来参加朋友的婚礼。 慧岚当男的,所以衣着很男性化,但奈何天生美人胚子,即使不施脂粉,剪短头 发,怎样看来都是个美女。当然正因为她是个小美人,我才生了淫念吧,我倒对 女同没特殊癖好呢!

在慧心眼中,我已经成功地说服慧贞帮我们产子,还神奇地令她们关系比以 前更好,她承诺过我的事当然要尽快进行。这天晚上,我正在服侍大美人慧贞的 下体,舔食那香甜的鲍汁,当大姨呻吟得死去活来之制,突然电话响起来,我当 然没有接听,但当电话持续地响是我便知道是慧心有急事要找我,我便停下来想 听电话。

「哎哟……正哥,你不是要听电话吧……人家快要爆炸了,不要停啊!」虽 然慧贞大我十二年,在闺房里我便是她的丈夫,所以她也会叫我「正哥」的。

「贞妹……不能呀……这是慧心呢……」慧贞听到后不但没有松开,反而用 口含下我的肉棒,把我捉紧,边舔边说:「你在她那边怎样我不理……你在这里 便是我的,来……我要!」

「贞妹呀,我吩咐了她除了急事,不能骚扰我俩的,傻猪……有什么好呷醋 呢!」说着我往她唇上吻下去,再说:「难道你不知道这些日子来,我们已经不 再只有肉体吗?我是真心爱上了我的小贞贞!」她听后满面甜笑地放开了我,我 望了一望,真的没法相信眼前这个娇悄裸露美人和半年前那个古板的长辈是同一 个人呢!

我接听电话,果然是慧心,她说:「守正……机会来了,慧岚刚刚打电话给 我说她在酒吧喝醉了,丢了钱包,要我去救她,我对她说我又不懂开车,我叫你 去接她……」

「什么!慧岚喝醉了,又丢了钱包!」

「你干吗重複我说的话……哦……你说给姐姐听的?聪明!你快点去吧,在 孔雀吧那边呢……」

听后我便立即穿上衣服,对慧贞说明情况,起初她也想一起同去,但我说和 我同行的不是慧心而是慧贞不会很怪么!慧岚只知道我们有一起尝试生育,但不 知我住在这边呢。慧贞看看手錶,已经是凌晨一点多,也认同不太方便。我情深 的吻别过美艳的大姐,出发去拯救那可爱的小妹了,我的桃花运开始好了!

来到「孔雀吧」时怎样也找不到慧岚,突然听到女厕传来吵架声,我便立即 去看看,却发现慧岚面上有红红的手掌印,而对面的是个身材很好的女子,我看 见慧岚在哭泣,便向那女子问:「干什么!你怎么出手打我朋友!」慧岚一看到 是我,便立即躲到我怀抱里面,不停哭泣。

「你!你对我朋友做了什么!」「神经病的!你朋友变态的!我还未报警呢 !我刚才在洗手间发现她在哭,便安慰她一会,我以为她好了,正打算离开,怎 知她突然吻起我来,还把舌头伸进来……唾!你这个臭」汤包「!」

我从未遇过这种事,一时间也呆了,事实真的是慧岚不对,我便说:「够了 够了!打已经打了,骂也都骂了,你还想怎样!滚吧!臭婊子」那女子见我也非 善男信女便转身走了,其间还不断轻声地骂:「唾!唾!怎么搞的!怎能把我当 作女同!变态的!」虽然她细声地说话,我知道慧岚全部都听到,这刻她紧紧的 把我搂住,感觉像个女生一样。虽然她从不洒香水,这刻天然的女儿香却是轻易 嗅到。

慧岚冷静下来,我俩便在吧台那边坐下,这晚她身穿白恤衫,松了胸前的钮 扣,下身是阔脚浅蓝色牛仔裤和皮靴,当然谈不上女性化,但也不至于是女穿男 服那些不男不女的「汤包」Tomboy。

我替慧岚叫了杯热茶,我叫了杯啤酒,我便问她:「失恋了……对吗?」

「那么容易猜么?」

「人说男生很容易猜,不是金钱便是女人,其实女生不是更容易么!」

「对了,她刚刚对我说,在婚宴中碰到了初恋男友,二人十多年没见,竟然 一见如故,虽然什么都未发生,但她说她想给那人一次机会。」慧岚说。

「什么!你和她一起多久了,难道她不知道自己的取向?」

「我们一起半年多,我们之前她是喜欢男生的,当」女「的同志很多时候会 分不清自己是挛是直的呢!反而当男的,对男生完全没感觉,比较少变直的…… 」

「况且多数当男的外貌都……很难吸引男生呢……」听到这话,慧岚很气愤 说:「姐夫!你不是说我吧!」

「当然你是例外啦,我起初都不相信这么美的女生竟然是同志,还是个男的 !」

「这个跟外表没有关系的呢……」慧岚喝了一口茶后再说:「最伤心的倒不 是她要分手,我们一起也不是太久,她竟然对我说这可能是她能够正常生活的最 后机会,她说那人不知道她是女同,而且那人尚未结婚,又喜欢小孩……什么正 常生活,难道跟我一起不够正常么!」

说到最后几句,慧岚又显得激动,流下泪来,还抢了我的啤酒喝,我望着她 ,她说:「噢……你不介意吧,大家都是男生……」我摇着头,心中想着眼前拥 有这张面孔的怎会是男生呢。

「忘记她吧,听你说其实你是不愤多于伤心,对吗?」

「可能吧,我……只是觉得……自己是不是有问题,我的同志朋友很多都共 处多年,我反而没有一段感情多于一年,还有每次和我分手的女生往后都变直了 !我真有问题!」

「当真!那你试过多少次?」「这次是我第九次分手了,九人当中八个已经 嫁了人,五个有小孩了!你说,我是不是有什么」变直「的法力?」

「这……又不似是巧合……」「哇……姐夫你搞什么的,你不是来安慰我的 么!」「噢,对不起慧岚,但你有没有想过……可能是因为你的外表呢?」我好 像想到答案了。

「我的外表……不明白!」我说着轻轻拨开她额前的短发,在她面颊上轻轻 一扫,再说:「你看你面貌多美,眉清目秀,皮肤白里透红……」

「啊……」慧岚被我碰到后,突然面上一红,立即挥手拨开我的手:「有话 你便说吧,姐夫,不要动手动脚,人家毛管都竖起了……」

「我意思是,你有没有想过,那些女生当初为什么会和你一起,后来又为什 么要走呢?」

「这个不就是我的问题么?」

「以往那些情人究竟是否真正是同志呢?她们因为你又美又有吸引力,所以 和你一起,但毕竟你容貌不够男性化,相处了一段时间她们便有了冲动找更男性 的女同,甚至索性找真的男生了……不可能吗?」听到这话,慧岚呆了一会,轻 轻说:「怪不得,她总是说我的衣着不男不女吧……总是买那些格子恤杉给我… …」「那就对了……其实也难怪,我虽然没见过你的女友,但要跟一个比自己更 漂亮的」男「生一起,又真的没有趣味吧……」慧岚听着又拿起我的啤酒大口大 口喝下去,我素性自己另外叫一杯,我俩碰了几回杯后,她还想再喝,我便说: 「不要再喝了,你醉了……」「哈哈哈哈……姐夫,我十三岁开始喝酒,十五岁 便灌醉女生上床了,放心吧……再多喝十杯我都还未醉呢!」

之后发生什么事!当然是我背着大醉的她上了我的车子。我只喝了一杯,还 能开车,便起程送她回酒店。我背着她上房时已经接近三点半,我打开门入内却 听到有人声,吓了一跳,跌了慧岚在地上。

那刻我看见一女生上身裸露的坐在一男子身上摇晃,发现我们时立即盖上被 单,那男子还骂说:「操……你是谁!怎么能跑进来的!」「对不起,对不起, 我入错房间呢……」「怎么搞的!电子门匙是否坏了!怎能开人家的房门!」

这时我立即扶起地上的慧岚,她逐渐清醒,望向那裸露女子说:「琪琪!是 你么!」

「慧岚……我……见你这么晚也没回来……以为你到你姐姐那边……所以我 才叫大卫过来……」

「你!你!我的东西还在这里的!我们分手还不够一天呢……你很飢渴么! 淫娃,你不是说你们没有什么的么!」

「我们才刚刚开始……这是第一次……」

「讲大话!淫娃!荡妇!贱人!」琪琪被骂得开始不服气,也回应说:「对 !我是淫娃!至少我还是个女人,对,我要男人,我要性爱,有什么问题?难道 要像你么?不男不女,跟你一起我得不到满足呢……我们总是靠那些玩具,我要 真的肉棒呀!你有么!」琪琪一边骂,慧岚的眼泪不停地流,但却找不到辩驳的 说话。我终于忍不住说:

「贱人,够了!你一开始便知道她是这样的,你这么喜欢肉棒,倒不如做妓 吧!慧岚对你这么好,人又美、又善良、又聪明、又能干,你根本配不上她!我 看你这对狗男女好得多久!」

「她这么好,你怎么不跟她一起呢!噢,我忘了,她不喜欢男的!哈哈哈, 只可惜女又不喜欢她,真可怜……」

「对呀!我恨不得和慧岚一起,这么好的一个人,是男是女又怎样,我就梦 寐以求也难得她垂青……」我说时拖着慧岚的手。

琪琪说:「哈哈哈,那你更可怜了,她就算想也不能给你什么的,因为她内 里根本就非男非女,未经人道的怪物……」

「你!」我想上前教训她,但慧岚却拉着我的手,低着头说:「走吧……」

「不可以!她这样说,非教训她不可,别怕,那男人不是我的对手……」

「走吧!我求求你……让我保留少少尊严……好吗?」说着,慧岚用两只手 拉着我,满面垂泪。

我转身把慧岚整个人拥抱入怀,单手抚摸着她的面,往她唇上吻了下去,深 深的一吻,她起初抗拒,但渐渐也用手搂住我颈部配合,良久过后,我回头对琪 琪说:「看!谁敢说她不可爱!你问问你这位男友,羨不羨慕能吻到这么的一个 美人!」慧岚听着我说是垂头尴尬的笑容,又羞又甜,突然间变了像小鸟一般的 伊人。琪琪的男友看见这么甜的表情,霎时间也不得不认同我的说法。

我转身很神气的拖着她手离开房间,慧岚左手拖着我手,右手也拉着我的杉 袖,面红红、甜丝丝地跟着我,表现得多幸福。

来到电梯大堂,我还是拖着慧岚的手,但她轻轻一缩,我立即放开了她的手 说:「哎呀……对不起啊……我刚才是……这样拖着你,对不起……还有那一吻 我……」「啊……不是这样……你握得我很紧……我不习惯拖男生……」说着慧 岚搓搓自己的双手。

我对情急之下做出的举动有点不安,便说:「刚才……没有问你便吻下去… …真的对不起……」

「别道歉,我知道你只是帮我,才会说那些话,才会吻一个女同志啦……其 实……倒是难为了你才真……」说着她轻轻咬一下口唇便和我一同入了电梯。

电梯内只得我们二人,寂静间我彷彿停到她的心跳声,看见她满面通红,竟 然分不清是酒精还是害羞,但是明显地慧岚是刻意回避我的目光。

我向她步近,她却一直避开,我问:「慧岚……你没事么?」

「没事,可能我真的醉了……」她交叠手臂在说。我再次走近,在她背脊轻 轻一扫,说:「那……我送你回我家……」

怎料话还未说完,我的接触令她有很大的反应,叫了:「啊!别这样……」

「你怎么啦?」

「我不喜欢男生的,尤其是……」她激动的说。

我行到她面前,强迫她四目交投,说:「尤其是什么?」

「尤其是……我……姐……夫……」

我立即回头,按下紧急掣,把电梯停在层与层之间,我紧紧的把她抱住,往 她唇上吻去,她却大力的反抗,紧闭双唇,出力挣扎,再说:「放开我呀!」我 也出尽力把她搂住,往她耳珠吻起,右手在她的乳房上轻抚,继而在她的颈部湿 吻。她继续反抗,我轻声在她耳边说:「你从未试过男生,怎知道不喜欢呢…… 」

这句说话令到她有点犹豫,挣扎力度减轻了,我把舌头伸进她的耳孔内,她 那里十分敏感,顿时轻轻的呻了一声:「噢……」双手立即又松了一下。这次是 慧岚第一次跟男生这么近,嗅到真正的男人味,她紧闭起双眼,说:「不要这样 ……姐夫,我求你……」

话虽然这样说,她身体的反应明显地不再抗拒,双手由先前向外推展,到现 在轻轻的挂在我肩膊,我再次尝试和她接吻,这次她不再抗拒,我们的舌头又再 次碰到。上一次在房间内是突发,感觉不是很清晰,但这刻却深深的尝到慧岚的 嘴唇和舌头。她从不涂口红,又没洒香水,所以味道跟别的女生不同,但没有修 饰的味道反而更能突出女性发情的体香。

我右手经已解开了她恤衫的钮扣,这刻清楚看见那个传统肉色胸围,我掀起 了一边胸,却发现慧岚的乳房原来又大又挺,而且也很柔软。我一面继续接吻, 一面用手指挑拨她的乳头,这刻她已经完全软化了。

她渐渐变得主动,因为以往慧岚都是当主动的那个,挂在我肩膊的手这刻搂 住我颈部,在拨弄我的头发,舌头亦开始主动跟我配合,卷动起来。我慢慢伸出 左手,隔着牛仔裤,在她下阴轻轻的磨擦了几下,慧岚终于忍不住放声叫了出来 :「啊……」

不由自主地,她发现自己的手也伸向我相同的地方,待她碰到隔着裤涨大了 的阳具时,她立即缩了手:「呀!这是……」

我在她耳边,喷着热气说:「岚岚,我刚才说的话……倒是真心的,你有美 貌又有学识,心地又善良,任何人,是男是女都好,能跟你一起真的有无上的福 气呢!」

情况至此,一切都如箭在弦,慧岚也不在逃避,对我说:「守正,我一直都 很抗拒男性,但刚才你的吻……令我有未试过的心跳感觉呢……你是我第一个男 人……我不喜欢男生,但是很喜欢你……」说着我们又接吻起来,但这次我完完 全全感觉到对方是个百份百的女人。

正当她准备再抚摸我的肉棒时,突然电梯里传出声音:「先生,小姐,这里 是电梯,公众地方,虽然现在是深夜,但也请你们自重,我们现在会恢复电梯运 行,请你们预备好。」说毕电梯亦照常运行,慧岚立即扣好衫钮,垂着头靦腆地 笑,这个又可爱又女性化的表情实在太美了,我忍不住往她面上吻去,她也拖住 我的手步出电梯。

离开电梯,几名酒店工作人员都报以责备眼光,其中一名女子更不停摇头, 但这些在我们眼中都觉得又有趣又浪漫。

离开酒店后在车上我俩都冷静下来,我见慧岚彷彿在沉思,我便说:「岚, 别想那么多,你刚才开心么?」

「开心……」她抬头笑说。

「那便足够了,什么都没有改变,只要你开心便可,不是吗?」慧岚想了一 会,说:「对……多谢你,守正……」之后她明显地放下了心头大石,轻松跟我 谈天,又告诉我她用什么方法泡妞的。回到家后,我便安顿了她在地库的客房, 我便回到房间睡了。

次晨大清早,我起来便听到楼下慧心跟慧岚在谈话说笑,慧岚的语气和用字 又一如以往般爽朗,看来她已经回复正常了。我到楼下和她们吃早点,慧岚见到 我时报以热情的微笑,经过我身边还轻轻在我手臂打了一拳,笑说:「昨晚,多 谢你来接我!」

我望着眼前的慧岚,身穿男装运动服,外表朴素,但我脑海里面却尽是她丰 满的乳房和腰部的曲线。我呆了的看给她发现了,幸好慧心转了身在洗手盆清洁 。慧岚拿起一个苹果,咬了一口,边行边说:「那我出发了,今天晚上会夜归的 ,不用等我门了!」经过我身边时,轻声在我耳边说:「不准这样望我,什么都 不要想,知道么兄弟!」说话虽然是这样,但她的语气是带点轻佻和笑意。

如是者,慧岚便在我家住上了,因为她在美国医院那边请了一个月假期,所 以也不赶急回去。她每日都是早出晚归,满面酒气,有时候还会听到她带了女生 回来睡呢。

起初,我每天都想着她,奇怪的是我眼前明明有两位性感又成熟的真女人, 我脑里却记挂着那个假男人,难道我变挛了。当然这问题很快便有答案,因为我 发现我梦中的慧岚全都是很女性化的,很温柔的。

这天晚上慧贞要参加律师公会的晚宴不能陪我,我便回家跟慧心吃饭,她问 我:「怎样呢?我的安排不错吧?现在她就住在楼下,你得了手没有?」

「你是说慧岚!你作了什么安排?」

「琪琪的那个初恋男友,怎会凑巧重遇呢!」慧心说。

「啊……原来是你在中间搞鬼!」

「那倒要那琪琪这么轻易变心呢,这不是更好吗,我一直也不喜欢妹妹搞那 些的,如果你能把她弄直,爸妈在天之灵也多谢这位好女婿呢!」

「你这个人真的坏透了!」话虽然这么说,眼前慧心的邪笑却充满诱惑呢。

这晚身穿红色短裙的慧心,发现我眼神有异,把双腿轻轻从桌下移出,两条 穿了黑色丝袜的美腿在我眼前一亮,她这刻轻轻踢掉拖鞋,把脚尖指向我,再说 :「我就是这么坏的,你够胆教训我吗?」说着她用手轻轻在大腿上抚摸,我立 即起了反应,听她再说:「人家很久没被你干了,你只顾着插我姐姐……我要你 干我那骚痒的淫穴呢!」

说到这里,慧心脱下上身的衬衫,露出黑色胸围,掀起了短裙给我看,再说 :「你看?这里已经很湿了,漏了在丝袜外面了……」我这刻肉棒已经涨大了, 忍不住把它拿了出来,怎料慧心一看见肉棒便有如饿狗般扑向我,一口她含住至 没。

我没察觉过去这段时间我都在服侍慧贞,转眼间已经过多月没跟太太做了。 平常人一般都没什么,但慧心天生性欲旺盛,自从给我开发后已经变得无性不欢 。她狠狠地吸咄,握着阳具不断上下磨擦,技巧比起慧贞高得多。

她一面替我口交,另外的手便伸往自己阴唇抚摸。她特意要让我看到她手指 在拨弄阴核,让我有视觉上的刺激。持久力强如我都迅间差不多要泄,但她却察 觉到这点,突然吐出肉棒,很快转身趴在地上,拉下自己内裤,淫荡地说:「来 吧……插入吧,很舒服的啊……」

我看见内裤上早已满佈淫水渍,见她面上通红都知道她在发情,我也不理究 竟,脱光所有衣服,将巨大的肉棒深深的插入慧心的淫洞内,却听到她大声叫了 出来:「哗!舒服呀……」我们以狗仔式不断的抽插了很久,因为这是慧心最喜 欢的姿势,慧贞最喜欢男上女下传统式。奇怪的是自从跟太太的姐姐做了之后, 不知道为什么跟慧心做会变得特别舒服,她也很认同,说:「啊!啊!啊!守正 ……为什么会舒服了这么多呢!你做了些什么来?」「呀!呀!呀!对呀!我也 不知道呢……可能是跟我和大姐做有关?」

继续下来,我往慧心的乳头大力地啜,同时往她的屁股大力打,因为我知道 慧心喜欢粗暴些,这刻家里只有我俩,她便大声地叫:「呀!好痛呀!呀呀呀! 喜欢呀……大力点插吧,大力点呀!」我当然很听话地用力插,那些快感这刻由 后脑传遍全身。

但就在这刻,我听到背后传来轻微的声音,慧心正在发浪没有察觉,但我从 我面前的镜子清楚地看到有人躲在厨房门后面偷看。原来是慧岚!没想到她今天 这么早就回来了,但她怎么会对我们性交有兴趣呢。

无论如何,有观众在场,尤其是我喜欢的人,我当然要加把劲表现一番。于 是我把慧心整个人抱起,树熊式的姿势,抽插凌空的她。我双脚呈扎马步,好让 每一下抽插到直插入底,碰到子宫。

「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呀!要丢了!」

「当女人舒服吗!」我故意问她。

「舒服!舒服死喇……」

「喜欢被我干吗!」

「喜欢呀喜欢呀!当女人真幸福!」

我听到这里,把她放在地上,我出尽力的加速抽插,越来越大力,慧心早已 不能发声,只有轻轻呻吟:「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唔! 啊!」

高潮来了,慧心躺在地上休息,但忍不住问:「宝贝……你怎么不爆精呢! 」我望着镜内的慧岚已不经不觉地抚摸自己地乳房和下体,回答说:「啊啊啊… …因为我要保留精力给另外一人。」说着我便赤裸裸的往厨房行去,慧岚知道给 发现了,但来不及逃走只是跌在地上。我站在慧岚面前,问:「岚岚……你喜欢 所见的么?」

给发现了,慧岚害羞得不懂反应,说:「我……你……对不起,我不是想… …」这刻的我,肉棒经过一轮欢愉后,还未泄精,仍是一柱擎天,坐在地上的慧 岚眼前正看着它在摇晃,更加心乱如麻。

我对她说:「岚……你想试吗?我现在很需要你呢!」

「怎可以呢!姐姐就在那边!你疯了……」

「她知道我喜欢你,说希望我可以把你弄直呢!」慧心在饭厅听到这些,便 大声说:「慧岚……不用怕,出来吧,只要有一丝机会你喜欢男生,就让姐夫给 你试试看,我们是一家人,不用害羞呢……」

「我……其实自从那天跟守正你在电梯接触后,不知怎么,对女生提不起性 欲呢……我很乱……」听到她这么说,我把她扶起来搂抱住,在她唇上吻去,她 也不回避,我在她耳边轻说:「慧岚……你知不知道我每晚都在想着你呢,我以 为自己变挛了!」她也抱着我细声说:「我……也只能想着你的吻呢……」她终 于主动和我湿吻,之后说:「唔……就是这味道和感觉了!」

这时候,我的肉棒还是竖起,不断的撞向慧岚的牛仔裤,她发现了也禁不住 笑了:「它呀……很雀跃呢!」

「我整个人都为你雀跃呢!」听到这话,慧岚很自然地蹲下身,左手轻轻摸 了肉棒一下,说:「原来真的阳具是这样的!」她轻轻地嗅了一下,续说:「嗯 ……这种味道……很香呢!」

我温柔地往她的短发拨弄,轻轻把她的头推向我的肉棒。她明白我的意思, 便张开口把肉棒含住。经过刚才跟慧心激烈的做,我不料这刻的反应会这么大, 慧岚没有用什么技巧,但她的小嘴把我含住的快感是前所未有的,我:「噢!」 的一声,忍不住用双手引导她的头帮我伸缩。

慧岚替我口交了数分钟,我已经感觉把持不住了,便坐在餐椅上慢慢地替站 着的慧岚脱衣服。这刻慧心已经起来离开了饭厅,这里便只有我们二人。这刻慧 岚垂下头,面红红像少女的靦腆,更平常粗豪的她完全相反。替她宽衣感觉很奇 怪,因为很少会替人脱下男性服饰,直至我看见那个肉色胸围我才感觉正常。

终于可以脱掉慧岚的外裤了,她穿着灰色的运动型内裤,虽然毫不性感,但 总比男性内裤来得自然。她看见我望着她脱衣服的表情,便知道自己的装扮一点 都不性感,突然间显得羞愧,尝试用手遮掩,我立即起来把她抱起,来到较暗的 客厅这边,让她坐在黑色皮沙发上。

慧岚觉得自然些,我便跪在她大腿前,替她脱去那双灰色运动袜,还特意抛 向她的面,这样令她轻松了笑了出来:「你……很体贴呢……喜欢……」

然后,我缓缓地把她的内裤脱下,将大腿托在肩膊上,用舌头舔向她的阴唇 。这感觉对她较为熟识,所以很快便闭上眼在享受。我发现她的肉唇早已经湿透 ,而她那里的味道很不同,我起初也不知为什么,后来我才想到,慧岚未经人道 ,是个处女。

想到这里,我觉得那淫水的味道相当清甜,跟大姨的醇和慧心的香是完全不 同的。我的舌头不断卷动,慧岚不久便开始浪了:「啊……啊!唔……守正啊… …你舔唇的口技比我更厉害呢……啊……啊!从来都是我服侍她们……原来被男 人服侍……是这么舒服呢!」

从慧岚口中说出这话,令我欲火高涨起来,想到这个处女同志即将要被我征 服,肉棒硬得有点痛了,便说:「我愿意不断服侍美人你呢,啜啜啜,好戏还在 后头呢!」

我爬了上慧岚的身上,用一只手在玩弄她那完美的乳房,同时用口在吸啜她 的乳头,这样使到慧岚自然地把双腿夹叠起来,还轻轻在磨,我知道她的心在痒 ,但刻意要她再高涨些。

我轻轻的把龟头在她阴户前磨擦,这令到她更痒了,呻吟声变得更大:「噢 ……噢……噢……噢……噢……噢……我想……」

「你想要么!」慧岚已经薰了,说:「要……我想要男人!」

我一边继续用龟头磨擦她的阴唇,一边在她耳边呼出暖气,又说:「你…… 现在又喜欢男人了么,喜欢什么呢……」

「喜欢……喜欢极了,我喜欢肉棒!」我把舌头伸入她耳孔内,她又叫了出 来:「呀!我……」

我再问她:「我插了进来,你便是女人了……你不要做男的么!」

慧岚已经潮到崩溃边缘,呻吟道:「插我吧……我要做真女人……我要做你 的女人!」

就在那一刻,我用劲把肉棒插入那处女之穴,她从心坎中叫了出来:「啊呀 !」

虽然早早没有处女之血了,但这刻被真的肉棒突破,这叫声必定是破处之声 。头几下的疼痛过,慧岚的表情从紧皱眉到放松再到享受。男上女下的姿势最能 令女性享受,但亦令男性容易把持不住,我减慢了速度,往她嘴唇吻去。慧岚感 觉到我的动静,睁开眼睛用我从未见过的媚眼望着我,我忍不住说:「慧岚…… 你真的很美啊!」「真的吗……你喜欢?」说着她自主地加速摇动腰部,力度亦 加强了,我甚至感受到阴唇紧紧包住我的肉棒呢。我很罕有地失控叫了出来:「 哗!正呀!」

慧岚见我的反应,主动地转过身来,坐在我的上面,肉棒紧紧的被户壁夹实 ,我不禁问:「啊!岚岚,你的小穴很紧呢!」却见她咬紧下唇,闭起眼睛说: 「对喇……有少少痛呢,你欺负人……」太美妙了,眼前的慧岚正在蜕变呢,像 「你欺负人」这些撒娇的说话,以往又怎会从她的口中所出呢?对着这个柔弱如 水的璧人,我忍不住立即说:「宝贝……我那有呢!我弄痛了你喇……哎哟…… 」她看见我紧张的表情,便笑说:「亲爱的,没事……人家是说你的肉棒太粗了 ……我以前那里未试过这……」

「对……我真笨,应该对你再温柔点才对……」我表现得内疚,慧岚立即弯 了身把嘴唇伸向我和我湿吻,同时间下体又开始摇动。这几下子真的非常舒服, 那强烈的快感是我前所未有的,我也感到奇怪。我替自己解释是因为距离早前跟 慧心做爱到现在已经差不多一小时,我却还未泄精,可能是这原因,但我总是觉 得这奇妙的快感是跟我干了这亲生三姊妹有关。

看来这激烈的感觉是双方的,抽插了十数下,慧岚已经按捺不住,腰部向后 弯,双手紧紧的抓住我大腿,一边呻吟,一边问:「哗!原来是这么舒服的!啊 !啊!啊!啊!啊!啊……和女生做差太远了!哇哇……」

我原本想告诉她,一般男女交欢也没有这么快感,但看见眼前慧岚充满性欲 的胴体在我腰上高低摇晃,那交杂着兴奋、淫荡、痛楚和快感的表情,我的意识 早已迷失于爱欲当中。

慧岚持续这个女上男下的姿势很久,很少初尝性爱的女生会喜欢这姿势,因 为整个身体都放在男生眼前难免害羞,而且这个动作要女生主动摇动磨擦才会理 想。可能因为慧岚惯了当男生,所以特别喜欢这个姿势,还很熟练地把阴核向我 盘骨磨擦。

逐渐,每一下我都感受到她淫穴抽搐,每一下碰到她的子宫,慧岚都会轻轻 叫:「噢!噢!噢!噢!噢!噢!唔!唔!唔!唔!唔!唔!唔!」到后来慧岚 开始不发声。这个反应我很熟识,和她两个姐姐一样,我这个女同志即将要享受 人生当中第一次和男生性交的高潮了。

但慧岚的反应被两个姐姐都要大,她的下体夹得肉棒非常紧,全身的肌肉都 绷紧,面部呈现痛苦的表情,眼睛紧闭,呼吸急速,我肉棒受压,强烈快感直逼 后脑,我突然发力把她抬起,将她倒转放在地毡上,以传统男上女下方式不停地 插。这个姿势对我来说较易发力,我心中传来前所未有的欲火要我疯狂插她,这 样加速和力度加强令到原本已经濒临高潮的慧岚失了神,眼睛反白,低吟了一声 :「噢!」

那淫荡的叫声也把我推过了边缘,我大力紧握她大腿,下体一放松,强烈如 触电的快感击动我全身,我清楚感受到大量的精液射入慧岚体内,久久的射完一 轮,下腹又不由自主的搐起,忍不住又插入子宫再射出更多的精液。如此这般射 了六、七次才勉强可以停下。

热烫的精液把慧岚的小穴填满,我尚未能停止自动抽插的动作,每一下都把 精液推向子宫,同时又逼得精液遍地毡上。我望着慧岚的身体还在抽搐,便把她 搂抱入怀,和她湿吻,却见她竟然流下眼泪来。

「宝贝!你怎么啦,我弄痛了你!」她听到我的关心,给我一个情深的吻后 说:「没有呢,我哭是因为太舒服了!我整个人都像融化了一样……」

果然她高潮后变得身上好像没有骨头般,躲在我怀中依偎了一会便睡着了。 我俩赤裸裸的躺在客厅,这刻慧心从房间出来,更了衣,拿着被铺帮我们盖着, 之后坐在我身边,拖着我手,还给我一个湿吻,之后慧心在我耳边说:「你陪她 在这里睡一会吧,你射了这么多,我可能不需要姐姐帮我产子呢!」

那刻我抱着小美人,拖着二美人,心里却挂着大美人呢!

我想,慧贞成熟温柔、慧心美艳刺激、慧岚清爽脱俗,如果能同一时间陪我 那就真的不枉此生了。
上一篇:【长沙那一夜的风情】下一篇:【医生操新娘】色狼医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