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人妻交换  »  【医生操新娘】色狼医生

【医生操新娘】色狼医生

               医生操新娘


排版:tim118
字数:6098字


  我是一个兼职摄影师,平时总有人请我去拍摄婚礼,当然,每一次我都会尽心尽力。付出总有收获每次带回来不只有红包,还有我想要的……

  上个月,我又被邀请去拍摄婚礼。这是一个大户人家,新郎家是个大干部,新娘也是本地的绝色美女,这样的机会我当然不会放过。到了新娘家后,我忙前忙后的跑,也顺便把她家的情况侦察了一下。

  这家的凉台是直通客厅的,而新娘的卧房正好在凉台的最尽头,更妙的是居然有个门和凉台相通。为了稳妥行事,我首先借故跑到了洗手间,准备先来个序幕。哇!天呀,在洗手间里我居然发现了2双凉在那的女式丝袜,一双是蕾丝花边的肉色丝光袜,一双是我最喜爱的白色丝袜,我连忙将她们小心的收好。
  回到客厅,新娘、正同她的姐妹们说笑,她笑时,美丽的大眼睛眼神很是妩媚。一双柔软的小脚衬在红色的高跟鞋里,在正午阳光的照射下,发出诱人的光芒。

  受不了啦,我连忙又跑到洗手间,拿出已经快要爆炸的小弟弟,把那只肉色丝袜套在上面,嘴里轻轻的含着白色的丝袜,想着新娘那诱人的玉足,很快一股浓浓的白精涌了出来……

  我得到过无数丝袜,也尝试过各种方法获得丝袜,最喜欢的还是在婚礼后得到新娘的婚礼丝袜,因为它不光有新娘那醉人的气息,而且一般来说这双丝袜都是比较昂贵的,质地很好。

  我心情激动得到了婚礼现场,太多的美女,太多的丝袜,我只觉得自己的头都晕了,嘴也干了,只想脱下她们的每一双丝袜,亲吻那动人的丝袜美脚。
  当然我把大量的目光都放在新娘的丝袜美腿上,啊!今天漂亮的新娘穿着一双白色上面有点状小花的丝袜,这可是获得机会不多的长筒丝袜,我一定要得到她,我嘴里默默地念着。

  但一直没得手,遗憾!

  提起我的工作很多人会不以为然,但也会另很多人羡慕不已啊,你猜猜是什么?——对了,我是一名妇产科医生,而且是一名男医生!

  以前在医学院实习的时候虽然也接触到过妇产科,但那时侯是学生,很多病人不愿意让实习学生看,而自己底气也不足,所以只是应付考试而已。而现在不同了,毕业了,正式工作了,挂起了著名医院的胸牌,病人也突然变的信任我了!
  一上班就被分配到了计划生育门诊工作,我们这是家大医院,每天的门诊量令我头疼。你可能知道做计划生育(也就是我们通常说的人流)手术之前是必须要做内诊的。

  男医生做妇科检查?对啊,那是我的工作吗。当我穿着白大衣,戴好口罩和手套,站到检查床前的时候,我并没有其它一丝歪念,真的,直到有一天……
  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马上就要下班了,医院里的病人已经很少了,我一个人无聊的做在诊室里背我的GRE单词,对桌的张大夫孩子开家长会中午就走了,剩我一个人盯班。

  这时候护士小李进来了,说有个病人要做人流,但快下班了,问我是否愿意给她看看。我看了看表,离下班还有一刻钟,「让她进来吧!」我合上单词书说到。

  不一会,一个看上去二十几岁人长得很漂亮身材的女孩子走了进来,身穿一件类似海军服的白色紧身连身短裙。雪白的短袜,休闲鞋。她看见我先是一楞,然后不好意思的微低下了头。

  「坐吧,怎么不好?」我打开病历本,问到。

  「我想做人流,您看什么时候可以啊?」

  我边熟练的写着病历本,边说:「今天太晚了,要做手术得早点来。我给你开好手术单,你明天来做吧。」

  她只是我看过的众多病人中的一员,并没有什么特殊。

  「躺到床上,做一下检查吧。」

  「必须要做吗?会不会疼?」

  「当然要做,可能稍微会有一点不舒服。」

  「哦。」她站起身走向检查床。我继续写着她的病历本,无意间我的眼光向她那边扫了一眼,就在这个时候,我突然感到她不象是一个普通病人,她的每个动作似乎都与众不同,那样的优美。

  她的款款美丽和青春又有几个都市女孩能及得上呢?是她?——那个漂亮的新娘。我话到嘴边,却实在没有胆量去说。我看着她张口结舌,不知所措。
  她走到床边,弯下腰,解开了鞋带。我的眼前忽然一亮,她露出了一对雪白的白袜足跟。她趿拉着鞋,踩着小凳,坐到了检查床上。她的眼光不知什么时候和我对到了一起,我居然有一丝不好意思了。

  我一时忘记了该说什么:「把你的包给我吧,搁到里面吧,小心别丢了」。这是我第一次这么关心病人!我这是怎么了啊!

  「谢谢。」她把包递给了我,我转身去放包,「啪啪」两声,回过头,我眼前出现了一双秀美的白袜脚。那优美的轮廓几乎另我看傻,我竟然走过去,把她翻在地上的鞋子摆正。天啊,我都做了什么,这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吗?幸亏没有别人看到。

  她伸展开两条美丽的双腿,那裸露的白皙的小腿让我一阵目眩,她把两只脚放在了检查床上,白色的短袜象天使飘起的裙据一样纯洁,我的心砰碰直跳。
  她似乎也为我的所做而惊讶,就那样呆坐在床边。我很快镇静下来,准备好检查器具,对她说:「把裙子脱一下,躺好了」。

  「哦」她这才反应过来,不好意思的解开裙子的拉锁,慢慢褪了下来,我不得不承认她的腿很美,很白,令每个男人心动,但更吸引我的是那堪称玲珑剔透的白袜脚,没有了裙子的修饰,她的脚显的更美了。真想上去摸一摸,但我是医生,我必须控制自己。

  淡粉色的丝内裤不知道什么时候被她藏到了什么地方?这个小新娘还挺有心计吗!我突然发现一个问题,她居然不知道妇科的检查床怎么躺。「往下躺点,把脚放好了」我叮嘱到。她往下挪了挪,但脚似乎不知道放到踏板上面。

  我心头一热,不由自主的走上前,伸手抓住了她的白袜玉足,「放到这里」,我把她的脚按在了踏板上。那一瞬间好美妙,我的手里象抓了个烫手的小芋头,软软的,虽然只有几秒钟,但是我从没有过的感觉。就象踩在了心窝里那样舒服,领人心痒难耐。

  她的脚在出汗,潮潮的。我转过身去戴手套,顺便闻了闻自己的双手,似乎闻到了她玉足的芳香……

  我戴好了手套,我走到检查床边,不知道为什么,这次的我有些紧张,以前从没有过。我小心翼翼的为她做着常规的检查,我的技术是没有问题的,尤其是现在,我就象在擦拭一件珍贵文物,格外的小心细致,生怕弄疼她。

  她静静的躺在床上,我知道以我的位置,她是不会看到我的表情的,再加上我戴着口罩,所以我的脸即使红的象关公也是无所谓的。我悄悄的把脸向她的脚贴过去,鼻子几乎碰到她的白袜尖,深深的吸气。

  可惜戴着口罩,就是这样我仍闻到了一股淡淡的香气。哦,淡淡的少女的肉香,这是女人特有的分泌出来的吸引异性的体味,要是能摘掉口罩就好了,但是不行,违反操作规程的事情我是不会做的。

  她穿的白袜薄薄的,五个脚趾很整齐,自然流畅地排列在白袜里。足弓顽皮地向上拱起,圆滑的足跟下白袜依然平整洁净,纹路一点也没有变形,一看就知道是爱干净注意保养的女人。

  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小心向前探索,她的小嘴微微噘了起来——她真美,细腻的皮肤光滑而洁白,她大腿间的神秘花园里,缓慢流出了甜美的蜜汁。
  检查进行的很顺利,她似乎没有什么不舒服,刮取了分泌物留做检查用后,我告诉她可以起来了。我摘了手套回到桌边写检查记录,她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坐到了我的旁边。

  「有什么不舒服的感觉吗?」我边写边问。

  「没有,挺舒服的。」

  现在想起来,我问的这算是什么问题啊?让人怎么回答啊!她可能是由于刚才过于紧张,回答的也让人想笑,我也看到她说完后脸唰的红了。不过诊室里的气氛缓和多了。

  「检查都完了,手术单我也开好了,明天可以来手术了。」我笑着对她说。
  她没有接我递过去的单子,而是红着脸说:「听人说做这个手术是很疼的,我很害怕,你们医院不是有那个什么无痛的手术吗?我可以做那个吗?」

  「哦,你说的是无痛人流术吧,当然可以了,但是要贵不少啊。」

  「没关系的,我是不是就不会感觉疼了啊?」

  「当然,我们首先要给你进行静脉的全麻,然后在你没有意识的情况下实施手术,等你醒过来手术已经结束了,就象睡着了,是不会感觉任何疼痛的。」
  「真的啊,那太好了,我就是怕疼。」

  「这样,我们医院只有周四做这种手术,你后天来吧,我给你安排。」
  「太谢谢你了,那我可以走了吧。」

  「当然,我也该下班了,拿好你的包,我们差点都忘了啊。」

  我们相互对视了一眼,都笑了!

  她走出了诊室,我边收拾器具,边回忆刚才的一幕一幕,她那美丽的大眼睛令我心潮澎湃,但我知道我的好机会快要来临了!

  走出医院的大门,回头看看手术室的窗户,我笑了……

  终于,周四我又看见了她,她显的很紧张,脸色很白净,进了手术室她美丽的大眼睛在四周扫来扫去,一切对她都那么陌生,那么可怕。

  新娘光着下身没有任何掩盖,修长的玉腿之间,一丛柔软的黑色「森林」,然而最令我心动的还是她腿上那一双白色上面有点状小花的长筒丝袜。她没有脱袜子,这对于我来说似乎更有味道啊!

  新娘躺到手术台上后,我认真核对了病历,很亲切的对她说到:「别紧张,我们现在就给你麻醉,一会你就会睡着的,一切很快都会过去,好了,我们开始吧。」

  我在助手的协助下,将麻药推入了她的静脉,一开始她的眼睛还很清澈,但慢慢的,随着药劲发作,那美丽的眼睛终于合上了。

  起初叫她的名字她还能勉强睁开,但时间不长她就完全失去了知觉。

  「ok,拿扩宫器。」我边柔和的操作,边欣赏着熟睡的她。她的玉足是那样迷人,我想味道一定不会差,十个脚趾象十个乖宝宝一样呆在袜子中。真想把它们全部含在口中,但我知道现在不行,身边的人太多了,条件不成熟啊!
  手术进行的很顺利,我的技术在年轻大夫中是一流的,手术成功over了。她仍然睡的很沉,没有丝毫的痛苦。我示意护士小姐将她推到了术后休息室,第一个病人已经苏醒走了,而我的她却睡的那么熟,丝毫没有醒的迹象。

  我脱掉手术服,对于护士说:「你该去写手术记录了!把手术室的门关好,我歇会儿,病人马上要苏醒了,我还要给她做检查。」

  屋子里只有我和新娘两个人,没有人会注意我的。

  她的呼吸很均匀,我走到她身边,摆出摸脉搏的姿势,我推了推她,没有反应,又在耳边叫她的名字——「聂永红」依旧是没有回应。我放心了,直奔她的小脚而去。

  我把鼻子贴住她的脚心,深深的吸气,那种漂亮女孩独特的脚香使我陶醉。她的脚底有点湿,可能是手术中出的汗吧,但这另我更激动。

  她的脚形无疑是很秀美的,白皙娇嫩,脚趾整齐的美足。

  我把她有一点点异香味的白袜玉足放到口中,用嘴把穿白丝袜的脚趾吮吸,鼻子闻着她的脚香,淡淡脚味,越添越爽,用自己的脸颊贴在脚弓上轻轻的磨擦着。

  那种滑润丝质的感觉真是太棒了!

  然后我的双手游移在她穿着丝袜的修长大腿,隔着丝袜的感觉比直接抚摸肌肤令我更兴奋。丝袜紧紧的贴在两条修长匀称的腿上,在灯光下发出质感的光泽……

  这时我已经把新娘的脚趾含在了嘴中,我象吃冰棍一样嘬着,品味着,她的袜子被我的口水湿透了。我的小弟弟反应是那样的强烈,似乎也要露出头来看看这美丽的双脚。我将她的两只长丝袜子剥了下来,一只塞在嘴里,一只裹住小弟弟上揉搓。

  我把白单子拉下来,新娘一对坚实的圆润乳房高耸地挺直着,看着新娘那曲线玲珑的身段,不禁心中暗暗赞美。我的手不禁轻握住一只柔嫩丰满乳房,慢慢揉搓起来。食指姆指夹捏起小巧微翘的粉红色乳头,揉捻旋转,它软中带轫。
  手指搓动她娇嫩的乳头。啊。敏感的奶头受到刺激,开始变的坚硬勃起。
  我解开裤子扣子,掏出阴茎。阴茎胀大起来,胀得又热又硬,突出在两条大腿中间。

  我一手抓住了又硬又热的阴茎,一手扶着她的丰臀,只觉得我的龟头被新娘湿滑柔软的肉穴慢慢吞食,一阵紧绷感,有一种被堵截的感觉,再对准桃源洞口往里用力一插,「唧」的一声,便捅了进去。

  听见新娘「呜」的轻哼一声。我惊惶的感受涌上大脑……

  屁股开始一前一后地动着,粗长的阴茎在她阴道里不停抽送。阴道口的嫩皮裹住肉棒,顺着动势被带入带出,我从来没有享受过这么舒服的阴道,柔软而富有弹性。阴道的肌肉缩紧好像不肯放松,有力而均匀地夹着我的鸡巴。

  她的淫水好多呀,我几乎把持不住要射精,咬牙强忍着,我要好好的享受一次。随着肉棒的抽插发出淫靡的声音。

  新娘的无意识的呻吟声连续不断……我使劲下插时碰到子宫上,能感受到里面的肉在蠕动。

  我一边不停的缓慢抽动,一边用五根手指隔着丝袜插入她湿润的秀美白嫩的玉脚趾缝中,紧握住她的脚掌……

  「啊……唔……」新娘无意识的呻吟,我做了只有她丈夫才能做的工作,坚决而有力。

  「哦……好……小新娘……好舒服……」我舒服地哼出声来,一手把她的黑色长发拢了起来抓住,一手扶着她的纤腰,屁股开始往前挺着。

  新娘的娥眉紧聚、秋水盈盈、樱唇颤动、发出淫浪的尖叫声。她脸色涨的通红,长长的美发散在颤颤的雪白丰乳上。

  这新鲜的姿势和禁忌的快感,使我的阳具每一次都是尽根而入!直冲开她的那两片阴唇,象打桩一样真抵花心,「卜滋!卜滋!卜滋!卜滋!」……二人结合处不断流下热热的黏稠的爱液,直滴至我的大腿处。显然她有了次高潮,她下体阵阵颤抖,穴壁抽搐。

  又战斗了10分钟,我边抚摸着她两条穿着白色有点状小花的丝袜,边扶着她圆翘的屁股,开始做长程的炮击,整根肉棒完全拔出来后又再整根插进去,闪着汗光、结实的我,绷紧了全身的肌肉,咬着嘴唇,几乎一秒就要撞击新娘的臀肉一次!她两只雪白的双峰剧烈地上下乱抛起来。

  越是端庄娴淑,在春潮泛滥时的销魂媚态最是令人怦然心动。新娘烧红脸蛋,张口喘气,香舌微露。下体阵阵颤抖,穴壁抽搐,全身滚烫,挑起的欲火弄得全身娇软无力。

  「啊……小勇……我忍不住了……啊……小勇……不行了……我又………啊……」新娘逐渐有了意识,迷糊地以为在和她丈夫「小勇」干那事。使我满面的喜悦。

  新娘绯红的美貌微张着嘴,微闭着眼,娇喘着,圆滚的臀部也一挺一挺的,嘴里不停的浪叫,她的小穴也一下紧紧地吸住了我的龟头,我只觉得一股热热的东西冲到了龟头上,感到她的阴精源源不断得汹涌而出。她两只精致的玉足,绷得很直。

  终于,我的高潮汹涌而至,滚烫的精液象洪水一样地喷了出去,直射入新娘的子宫中,而且连续喷涌了好多下才告停止。啊,爽死了。我得到了很大的满足!
  下面的事是打扫战场,我擦干净阴茎,穿好裤子,处理了她阴道里的精液。
  我在等着她醒过来。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了,她慢慢地醒了,我走到她的身边,她睁开了漂亮的双眼,就象刚起床一样睡眼惺忪,「你的手术很顺利,是不是不疼,现在还害怕吗?」我微笑着问她。

  「下面不太舒服,有些涨痛,别的没什么。」

  「那是正常的,回家休息几天就好了,放心吧!」

  「噫,我的袜子呢?我好象穿着进来的啊!」她突然问到。

  我边从抽屉里挑出一双崭新的白色长丝袜,边冲她说到:「刚才手术时你的袜子弄脏了,来穿这双吧,这是我刚才专为你新买的,送给你了,不过可能大点啊!」她不好意思的接过袜子,脸红的象苹果。

  「谢谢你」她轻声说到,「你,你是不是……」她有话没有说出来。

  我不想场面太尴尬,连忙说到:「别那么客气了,赶快穿好衣服吧,回家好好休息啊!记的按时吃消炎药啊!」

  临走我们互留了电话,我永远不会忘记她的。漂亮的新娘——聂永红!
上一篇:【司马三姊妹】3下一篇:【难忘情事之我和客户女老板的一场风花雪月】作者wwtao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