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另类小说  »  【男同】【轮奸小野狗】我叫阿雄

【男同】【轮奸小野狗】我叫阿雄

               轮奸小野狗



***********************************  我叫阿雄,今年30岁,185公分84公斤,是一个标准的上班族,由于当兵时是在两栖部队服役,练就了一身健美的肌肉,我很自豪我的身材,即使已退伍多年,每周仍然勤跑健身房锻炼。除了肌肉外,我还有着一身浓密但柔软细緻的体毛,尤其是我的胸毛,从前胸一直延伸到跨下,抱起来非常温暖,只要跟我上床过的男人,都念念不忘被我拥抱在怀里的感觉。阿伟是我在健身房认识的朋友,体育系大四学生,身高178公分体重70公斤,练田径让他的肌肉线条非常漂亮,看不见一丝一毫的赘肉,靠着俊俏的脸相当吃的开,听说还同时交了两个男朋友跟一个女朋友。

  小杰则是我和阿伟的网友,今年才16岁,162公分,55公斤,是一个很开朗的男孩,有张可爱的娃娃脸和清澈的双眼,平常小杰都要我们叫他野狼,可是我们都故意叫他小野狗,因为他不只个子小,每次出去玩又喜欢蹦蹦跳跳的,活像只精力过剩的小狗。

  这天小杰突然找我和阿伟出去陪他聊天,一问之下原来他失恋了,喜欢的网友第一次跟他约会就想上床,可是小杰是个很保守的人,拒绝了网友,没想到网友后来就再也不理他了。

  我们先在酒吧聊天,喝了不少调酒,尤其是小杰,酒量很差加上心情不好一直猛灌,一下就醉了,阿伟看机不可失,就提议去北投泡温泉,在我的怂恿下,小杰懵懵懂懂的答应了,却还不知道自己已经落入我和阿伟的魔掌……。

     ***    ***    ***    ***

  小杰从睡梦中惊醒,发现自己已经被我们剥得一丝不挂,躺在温泉旅馆的床上,而我和阿伟早脱得赤裸裸,两根肉棒翘得高高的,围在他身边。

  「你们想干嘛?我的衣服呢?」小杰气急败坏的想爬起来,却发现自己一点也使不上力,只能软趴趴的任人宰割。

  「我们只是想要好好的『照顾』你啊!看你醉成这样。」我故意加重了" 照顾" 这两个字。

  「不要闹了,快把衣服还给我!」小杰情急之下只能拉着被单遮住下体,不知道是不是喝醉的关系,整张小脸红通通的。

  「遮什么?刚刚帮你洗澡早就把你看光了!」阿伟也爬上了床,侧躺在小杰的左边,两只手不安分的在小杰的胸部游移。

  「对啊……连你的小嫩菊都看得一清二楚喔……好像还是粉红色的耶!」我一边伸手抚摸小杰臀部光滑的肌肤,一边淫笑道。

  「你们……好过份!」小杰生气的拼命挣扎,用脚踢用手推,想从我和阿伟的围攻中爬起来。但是这一切的挣扎都是徒然,因为我早就在小杰的酒里下了药,让他全身发软无力。

  「过分?等一下还有更过分的事咧!」我突然用双手抓住小杰的脚踝,将小杰的两条腿成大字型高高举起。

  这个姿势让小杰最隐密的部位被我和阿伟一览无遗,小杰虽然试着用双手遮住跨下,却被阿伟将手扣住。接着我将小杰的双腿向前推到底,压在他的胸口上,这么一来小杰的肛门就完全裸露朝向天花板。

  「不要这样!不要看!不要看!」最隐私的部位曝露在别人面前,小杰羞愤难当却无法动弹。

  「怎么啦?小狼狗……还挣扎?屁股洞都被我们看的一清二楚啰!」我跪坐在小杰前方,紧夹着他的臀部,压制住他双腿。阿伟则是跪坐在小杰后方,抓住他的双手。我们如野兽的双眼饥渴的视奸着小杰诱人的躯体。小杰的肤色是健康的小麦色,但是整个屁股是像小孩一样幼嫩的白色,到了大腿才又变回小麦色,有一点点胸腹肌,看得出来常常在运动,淡淡的乳晕中间是又小又挺的乳头,颜色是浅浅的粉红色。

  小而挺的臀部十分结实几乎看不到一丝赘肉。肛门是淡淡的粉红色,约一块钱大小,周围没有长任何的体毛。睾丸与肛门之间的那一条股沟线也是粉嫩嫩的完全没有黑色素沉淀,这大概是我看过最漂亮的屁股了。

  而小杰的小弟弟,龟头被包皮覆盖着,是典型的包茎,两颗光滑的蛋囊缩成一小团,鼠蹊部只长了一小撮不太茂盛的细毛,可以很清楚的看见下面细嫩的肌肤。「你的小野狼怎么垂头丧气的咧?让我来帮你叫醒他好了!」说完我就不客气的舔起小杰的阴囊,而阿伟也对着小杰的乳头又吸又舔,房里充斥我们啧啧的吸允声,以及小杰又羞又惧的呻吟声。

  「嗯……嗯……啊……不要啊……你们不要这样。」小杰被我们舔得浑身发抖,但是被下药的他也无力反抗,只能像只小狗一样的呜呜呜的哀叫,却不知道这样只会更激起我和阿伟的兽欲。「唔……啊啊!!!呜呜呜……」我将舌尖伸进小杰的包茎里刺激着他的马眼,强烈的快感让他身体一阵痉挛。接着我伸出两根手指将他幼嫩的包皮用力地向下翻,粗暴的动作让小杰惨叫了一声,嘴巴却又马上被阿伟的嘴堵住,只能呜呜的哀鸣。尽管再怎么不愿意,小杰的阴茎在我舌头灵活" 呵护" 下,还是渐渐的成长起来,没有想到他小小的身体,跨下的这一根却还不小咧!完全硬起来也有14公分左右,粉嫩的龟头又饱满又亮,不过跟我18公分的粗直屌以及阿伟17公分的硬长上勾屌比起来,也只能说是小鸡鸡了。

  「还说不想要咧!老二都硬成这种样子了,马眼还一直流汤!」我用食指沾了一点小杰分泌的前列腺液,拉出了好长的一条丝线,阿伟哈哈大笑,小伟羞的满脸通红。「一起上他吧。」我对阿伟使了个眼色,双方就交换了个位置,阿伟抬起小杰的腰让他翻身成跪姿趴在床上,然后开始对小杰的菊花又吸又舔。
  「帮我舔!」我一只手抓着小杰的头发,一只手捏住他的鼻子让他无法呼吸,再挺起又硬又热的肉棒塞入小杰嘴里,强迫他帮我口交。

  我的老二不只是茎干很粗,最让我自豪的是前端还有一颗又大又饱满的龟头,SIZE就跟一颗鸡蛋一样大,有些零号光是看到我的龟头就吓得花容失色了,还只有少数的玩家才经得起它的摧残咧,小杰的小嘴几乎是全部张开了才能吃力的把我的龟头含住。

  「嘴再张大点!舌头要舔!」强迫小杰这么可爱的少年帮自己口交,让我内心的征服欲望获得了很大满足。

  「好紧的菊花啊!还会一收一缩的把我的舌头挡在外面!」阿伟用两只手掌紧抓住小杰的两片臀肉,让小杰无法挣扎,厚实的舌头则是疯狂的搅弄小杰的菊花蕾,还不时的将舌尖刺入小杰紧缩的菊花蕾。

  「嗯……呜……呜……啊啊啊!!」清纯的小杰哪里有被人肛吻过,强烈的刺激让他一边帮我口交一边激烈扭动的臀部,还不时的吐出我的肉棒喘气,却又被我毫不怜惜地将肉棒塞回嘴里。「怎么啦?这样就不行啦?这才刚开始而已咧……" 阿伟说完开始用手指抽插小杰已经被舔的一片狼藉的菊花蕾,发出噗哧噗哧的声音。

  「不要只吸葛格的鸡鸡,也帮葛格漱一漱懒蛋。」我右手掐着小杰下巴,左手捧起我那两颗充满浓浓体味的巨睾,强迫小杰轮流舔舐。

  我和阿伟就这样一前一后的玩弄了小杰五分钟,搞得他小脸和屁股都湿湿黏黏的。

  「我看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你先来。」我对阿伟说。「嗯……谢啦!等下在让你轮回来!」阿伟笑道。

  话说完阿伟就搓弄了两下他那又硬又挺的肉棒,将龟头顶在小杰的肛门口。
  「不要!不要啊!!」刚才被阿伟舔弄的精神恍惚的小杰这时候才稍微清醒过来,手跟脚都被我们牢牢扣住使得他只能拼命的扭动小屁股,想要阻止阿伟插入。

  但是已经箭在弦上的阿伟又怎么听得进去呢?把肉棒对准小杰的肛门后腰一挺,肿烫的龟头就从菊花中间硬塞进去。

  「啊啊啊!!!」缺乏充分润滑就插入让小杰大声的惨叫了一声!原本可爱的娃娃脸也因痛苦而激烈扭曲,连眼泪跟鼻水都流了出来。

  「怎么搞得……叫这么大声……你该不会是第一次吧?」我拍了拍小杰因为痛苦而扭曲的脸颊。「呜呜呜……拜託你们不要!」小杰只是不停的哽噎。
  「我都还没完全插进去咧……如果整根插进去会爽死你。」阿伟听到小杰求饶反而更加兴奋,老二充血的更硬更粗,不断的摆动臀部,将阴茎剩下来的部分继续送入小杰体内。

  「唔……唔……」小杰紧咬着双唇忍耐着被插入的痛苦,一颗汗珠从小脸滴落在床单上。

  「迪啊!你要放轻松点,做深呼吸,让阿伟葛格全部进去就不痛啦!」我一边按摩着小杰的翘臀一边安慰他。

  不过即使是这样慢慢插入,最后阿伟的阴茎也还是留了一小段在外面,无法再深入。我想会这样除了小杰没有经验,不会放松之外,也跟阿伟的老二比较长有关,像小杰这种小个子要容纳下阿伟那么长的老二,的确是不太可能。

  「好像插到底了耶!小杰喜欢葛格的大鸡巴吗?有没有顶到你屁眼最里面呢?
  「阿伟将老二插到最深处后,揉捏着小杰紧绷的臀肉。

  「好痛!拔出来!不然我会死!」小杰被干到眼泪鼻涕都流了出来。

  「乖!习惯了就好!多被干几次就不会痛了!」我一边安慰着小杰,一边将整张嘴盖住他柔软的嘴唇强吻,还将舌头伸入他嘴里搅弄。

  阿伟则开始不停的抽插小杰肛门,每一次都缓缓拔出到只剩龟头在体内,再整根用力插到底。每当阿伟插入,小杰就会闷哼一声,脸上充满了屈辱和疼痛的表情。我想是因为阿伟的老二虽然不是很粗,但是上勾的很厉害,所以每一次抽插,龟头都会强烈的摩擦刺激小杰的直肠壁。

  「喔~ !好爽,从以前就想这样干你了!」缓慢的抽插已经不能满足阿伟,随着他加快抽插的速度,他和小杰的交合处不停的发出淫荡的啪、啪、啪撞击声。
  「你看我们这个姿势,像不像野狗在交配啊?」像是炫耀性能力一样,阿伟抬起小杰的头让他看着镜中的自己。然后抱着小傑的身体摆动狗公腰抽插,看起来果然很像一对野狗在路边交配。

  「好可怜……被你干的都软掉了。」我换了一个姿势,整个人躺在小杰的下方成69式吸允他垂软的老二。然后将自己的龟头塞入小杰口中让他口交,这个姿势也让我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小杰是如何的被阿伟奸淫。随着每次插入,阿伟的蛋袋就像钟摆一样不停的撞击小杰的会阴,而小杰的蛋蛋就随着阿伟的撞击前后晃动。粉嫩的菊花还紧紧的箍住阿伟的茎干,每当阿伟向后拉出肿涨的肉棒,小杰的括约肌也被跟着往外拉,好像一张嘴在吸允肉棒。

  近距离欣赏这淫乱的画面,让我的肉棒硬的发痛。

  「齁!实在太爽了!我想先射一发在里面了。」阿伟兴奋的说。「射在里面吧!没关系,给我当润滑。」我笑道。

  「不要……不要射在里面……」被干得气喘呼呼的小杰还在作最后的挣扎。
  「怕什么!反正又不会怀孕。」无视于小杰的哀求,阿伟开始最后冲刺,又红又肿的肉棒像捣杵一样的狂插猛送,干的小杰吐出我的肉棒哀鸣,从我的角度可以清楚看见他们菊花跟肉棒的交接处,被干的全都是白色泡沫。

  「啊啊啊!出来了!出来了!」阿伟突然停止了抽插的动作,将下半身紧紧顶着小杰的臀部,双手紧抓小杰的腰,肿烫的肉棒一涨一缩了十几次,一颤一颤的将精液射入小杰体内。

  「呼……呼……怎么样?舒服吗小野狗?射了很多在里面咧。」已经射完精的阿伟并没有马上拔出肉棒,而是整个人趴在小杰背上享受着射精完的余韵……
  分不清楚是汗水还是两个人的分泌物,床单被他们浸湿了一块。我重新将乾净的棉被铺上,然后拍了拍阿伟的屁股。

  「好了啦!还抱着不放!爽完换我了!」阿伟这才依依不舍的将仍然坚挺的肉棒抽出小杰体内。一丝带着血丝的精液随着肉棒的抽出,滴落在白色的棉被上。
  「干!落红了啦!他果然还是处男咧!被你赚到!」我指着滴落的精液对阿伟说。「喔……难怪干起来这么紧!」阿伟捏了捏小杰的屁股淫笑道。

  我跪在小杰的身旁抓住小杰的双脚将他拉近,他的双腿不停的发抖,已经被阿伟干到连站都站不起来了。抬起他的双腿仔细的检查着被摧残过的嫩菊,没想到除了有一些红肿以外,屁眼还是夹的紧紧的,不愧是第一次被开苞。

  「欧……换我了!小野狗!你喜欢什么姿势?」我将小杰的脸拉近我的跨下,展示我那自豪的18公分巨棒。茎干上粗大的血管纠结跳动,龟头被小杰口水滋润的又红又亮,马眼还滴淌着前列腺液,好像一头饥渴的野兽。

  「呜……我不要!求求你……我会死掉!」小杰哭得眼睛都红了。

  「可是葛格的鸡巴被你舔的都这么硬了,不消火一下怎么行?」我将小杰抱起,让他跨坐在我腿上。

  「乖……一下就好,葛格技巧很好,很舒服不会痛的。」我一边抚摸小杰的小脸一边哄骗他,事实上被我这么大尺寸的老二干到怎么可能不痛?但对零号心软就是跟自己过不去,更何况我都还没有爽到咧!

  长痛不如短痛,不等小杰有时间反应,我直接将他压倒在床上,撑开他双腿,将我早已坚挺到发痛的老二抵住小杰刚刚被阿伟操的红肿的菊花,然后用力一顶!!
  「不要……!!!啊啊啊!!!!!!!!」由于有阿伟精液的润滑,我的怒棒很轻易贯穿了小杰的菊门,直接顶到他直肠的深处,只剩下一小截在外面。
  「喔……喔……干……好紧!」终于肏到小杰让我非常的兴奋。「痛!好痛!
  「小杰不断的挣扎想把我推开。但我的阴茎在小杰的体内肿胀的比平常还要大上一圈,几乎快跟手腕一样粗了,将小杰的屁眼塞的没有丝毫空隙,他根本无法动弹。

  「小野狗!没被这么大的老二干过吧?爽不爽?」享受了一下小杰充满弹性的肠壁后,我开始疯狂摆动臀部,强烈的性欲让我失去了理智,每一下的插入都使尽全身的力量,80公斤的体重疯狂撞击着他小小的身躯。才抽插了大概四、五十下,小杰就被我干到快昏过去。

  「喂!你这样干会出人命的啦!」幸好阿伟在旁边提醒,不然可真要闹出人命来。

  「对不起……小杰,我太兴奋弄痛你了。来……抱着休息一下 .」我将小杰抬起成坐姿,让他抱着我休息。一只手抚摸着他的背后,才发现小杰被我干出了一身冷汗。

  「呜……呜……」小杰像是受了委屈的小男孩抱着爸爸一样,趴在我身上啜泣。

  「乖……不哭了!葛格不干你了!但是你自己要慢慢的动,好不好?」我一边轻拍着小杰的背,一边哄他。

  可能真的是被我干到怕了,小杰轻轻的点了点头。双手撑着我的肩膀想要爬起来,但是屁股才离开我的身体几公分,颤抖的双腿一软,整个身体又跌坐在我跨下,发出响亮的撞击声。

  「嗯哼……」小杰闷哼了一声,又硬又挺的肉棒这下整根没入小杰的身体,撞击的力量让我跟小杰的下体密合的连一点缝隙也没有。可能是因为我和阿伟长时间的奸淫,小杰的身体终于能完全的容纳我的大屌。

  「休息一下,不要勉强,嗯?」我温柔的吻着小杰,然后用手按摩着小杰鼠蹊部和肛门的肌肉,减缓他的痛苦。

  在我的抚慰之下,小杰轻轻的晃动臀部,让我的肉棒在他体内摩擦,看的出来他已经没那么痛了。但是光是这样摩蹭还是无法满足我。

  「大腿要出力,自己摆动屁股让我干!」我躺下来用双手扶着小杰的臀肉,导引他抬起屁股自己做活塞运动。这个姿势不用费什么力气,除了能让我充分的享受抽插的快感,还可以欣赏到小杰又羞又怯的表情,及他被干到上下晃动的小屌。

  「妈的……看得我又硬了……」一直在旁边休息的阿伟挺起他的老二,果然已经又硬又挺,不断的抖动着。

  「来换个姿势好了,帮阿伟葛格也舔一舔。」我保持着插入的状态将小杰做了180度的转身,将他抱在怀中,让他的双腿跨在我腿上,用小嘴替阿伟的老二口交。我的双手也没闲下来,一只手搓蹂着小杰坚挺的乳头,一只手则伸到跨下帮他打手枪,眼睛还欣赏着他的小嘴吞吐着阿伟的大屌。

  「葛格的大老二好吃吗?上面还有你屁股的味道咧!」阿伟一边抽插小杰的嘴巴,一边问他。

  「嗯……嗯……嗯。」小杰根本无法回答,嘴巴里的大屌插的他下巴都快脱臼了,唾液不由自主的从嘴角滴下,小脸颊因为被肉棒摩擦而不断鼓起。

  「干!真是够了!也不擦乾净再来,你这样我都不敢亲嘴了。」我故作生气,而阿伟只回给了我一个猥亵的笑容。

  「再换个姿势吧!这样我不好出力。」我抱着小杰的腰部将他身体抬起成站姿,压着他头部让他帮阿伟吹舔肉棒,我则半蹲着从后面狂插。

  「不要装死!把腿伸直,屁股夹紧!」小杰的身高跟我差了20公分,即使我已经半蹲着,他还是得垫着脚我才能顺利抽插,可是在我激烈的抽插之下,他颤抖的双腿被我干的越张越开,害得我也越蹲越低,根本没办法出力。

  「好吧,你自找的!给我跪着。」我把小杰的身体往下压,紧紧扣住他双手,用跪姿从后方抽插,这个姿势让我的肉棒插入时激烈的顶到他的直肠上壁,顶得小杰不时吐出阿伟的肉棒呻吟。

  「啊……啊……」

  「怎么啦?爽到自己动起屁股啦?」每当我肉棒向前推送,小杰就将臀部往前挺想减缓肉棒撞击的力道,但反而让我肏的更轻松更爽。

  「……好爽!这小鬼实在太紧啦!「又抽插了几百下,肉棒依然被小屁股夹得紧紧的,让我有点把持不住。

  「干!想射了!」我小杰翻过身来,让他的双腿盘在我腰上展开最后冲刺。
  抽送了几十下,一股强烈的快感从我会阴往上冲,我再也忍耐不住,精关一松,一道精液猛烈的喷洒在小杰的直肠尽头,但才射了一发,肉棒就不小心滑出了小杰体内,只见我的肉棒一跳一跳的,剩下的精液喷得小杰的大腿、腹部、胸部到处都是,甚至连脸上跟头发都有。

  小杰被我射得全身发烫,满头大汗,颤抖的双腿从我腰间无力的滑落。
  「呼……太舒服了!」射完精,我整个人压在小杰的身上抱着他喘气,可以听见他小小的心脏在胸腔里噗通噗通的猛跳。

  「水放好了!一起洗个澡吧。」休息了一会,阿伟在浴缸里放好了一盆温泉水。

  「乖,抱紧葛格。」我再次将半硬的阴茎送入小杰肛门,然后把他抱起,以火车便当的姿势走向浴室,插在肛门里的肉棒被括约肌紧紧夹着,又迅速膨胀起来。

  「啊……啊……」我每走一步小杰就被插的闷哼一声,我故意放慢脚步,一直插到他哼了十几声才走到浴室。

  「靠!你都不让他休息一下喔?都快被你干到脱肠了!」阿伟摇了摇头。「靠腰喔!他的菊花还紧得很。对不对啊?小野狗。」小杰只是紧紧抱着我,将脸埋在我的胸前。

  「怎么啦……害羞什么?「我轻轻的抚摸小杰理的刺刺的短发,对着他耳语。
  「我……我想尿尿……。」小杰羞涩的将脸埋进我宽厚的胸膛。

  从小杰被我们灌醉到现在已经超了四小时,喝了那么多饮料,难怪他会忍不住。

  「哈……原来是这样啊!那有什么问题。」我改从背后托起小杰双腿,然后像抱小孩上厕所一样的把他抱到马桶前,让他的双脚能踩在马桶盖上。

  「怎么啦……不是想上厕所?」等了一分钟,小杰还是没有尿出来。

  「这个姿势……又被你们看着,我尿不出来。」小杰用求饶的眼神看着我说。
  「那就让葛格帮你挤出来好了。」阿伟说完用双手不停的挤压小杰的小腹,在不断推挤下小杰的膀胱终于再也无力阻止尿液排出,一开始是一滴两滴慢慢的流,到最后终于狂泄而出,洒的整个马桶盖和地上都是尿。

  「小野狗很脏耶!好好的马桶给你用,还尿的到处都是。」阿伟拿起莲蓬头沖洗小杰的尿液。

  「对了!顺便把他的屁眼也洗一洗吧!不然他等下会被干到失禁。」我提议道。

  「嗯……顺便看看被我们射进去多少。」阿伟蹲在我和小杰面前,伸出了右手食指和无名指,将小杰红肿的菊花慢慢撑开。「嗯哼……不要……会痛……」。
  小杰的眉头紧蹙,阿伟的手指似乎触痛了刚才抽插造成的撕裂伤。

  「干……竟然还这么紧!」不顾小杰的讨饶,阿伟又加上了另一只手的食指和无名指伸进肛门内抠弄。没多一道混浊的浓精缓缓流了出来,滴落在地板上,牵了好长一条白色丝线。

  「这一滩不知道是谁射进去的,应该都混在一起了吧?」「应该是你射的,我刚刚大部分都射在外面了。」我和阿伟一边看着精液流出一边讨论。

  精液都流出来后,阿伟拿起了莲蓬头取下前端,将水管对准小杰的肛门。「你们要干嘛……饶了我吧。」经过这么久的折腾,小杰已经连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只能害怕的看着阿伟将水管抵住他的肛门。「乖……阿伟葛格要教你怎么样灌肠啊!你要好好用心学,以后会常常用到。」我抓紧了小杰的身体,防止他乱晃。

  阿伟将水柱的流量调低后,对准小杰的肛门压住,水流一开始还被括约肌排拒,但过了一会括约肌就像在喝水一样的将水一滴不留的吸入肠道里。「嗯…
  …不要这样……我……我快忍不住了!」灌了三十秒水,小杰的腹部开始稍微的隆起。

  「到底忍不住什么?说啊!」我明知道小杰已经忍不住便意,还故意问他。
  「我……我……啊!!!!」话还没说完,小杰肿涨的括约肌再也忍耐不住,粪水从肛门像尿一样的喷出,发出一阵臭味。

  小杰足足拉了两分钟才将肚子里的水排出,之后整个人虚脱的倒在我身上。
  阿伟将残留的粪水沖乾净后,再次将水管对准小杰的肛门。「嗯……不要……求求你们不要再一次了。」不管小杰如何哀求,阿伟还是再一次的将水灌进他的体内。

  这一次的水量更多,小杰花了三分钟才将水全部排出。

  「嗯……看起来还是很不乾净咧!要再多灌几次。」阿伟看着马桶里混浊的液体说。「求求你们……要我做什么都可以……我不要再灌肠了……" 小杰的小脸已经拉到惨白。

  「真的做什么都可以吗?你保证以后都会乖乖听话?」我抬起小杰的下巴,凝视着他泪汪汪的大眼。

  「真的。」「那你说,我发誓:以后会做一只听话的小野狗。」「我……我……发誓……以后会做一只听话的……小野狗。」「乖……来让葛格抱一个。」
  等小杰说完我将他抱入怀中,摸了摸他的头,给他一个深吻。让我惊喜的是,小杰也主动的将舌头伸入我的口腔,跟我的舌头交缠在一起。看来小杰已经抛弃了自尊,彻底屈服在我和阿伟的淫威下了。

  我将小杰的身体抱进浴缸之中,与阿伟一前一后的把他夹在中间抚弄。小杰还主动的张开小嘴帮阿伟吹舔肉棒,整间浴室缭绕着三人唇舌吸舔肉体的回音,以及混合痛苦愉悦的喘息……。

  当天晚上,我和阿伟轮奸了小杰不知道几次,小杰还被我干到自己射精,一直折腾到天亮,才被我和阿伟抱在中间沉沉睡去。但是第二天起床后,小杰仍然免不了要再被我们奸淫一次,除了用嘴替我们轮流吹舔大老二之外,还被阿伟用数位相机拍下了被干到红肿的屁眼特写,以及被射得满脸精液的照片。

     ***    ***    ***    ***

  一个星期之后……

  我正在家中拨打一通电话。

  「您拨的号码无回应,本讯息已转接到语音信箱,请在毕一声后开始留言……」「喂……小野狗,不是告诉你以后电话要保持开机吗?今天补习完后不要乱跑!我会去接你,知道吗?」我挂了电话,欣赏着客厅角落刚送来的一组家具。
  那是一个特别订做的铁笼,尺寸足可以关进一只大型犬,而且除了饮水器和饲料盆之外,还附加了一条粗大的狗链。

  再过一会,我就拥有一条真正属于我的小狼犬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mlcf1995 于  编辑 ]
上一篇:陈宝莲和翁虹的死刑直播下一篇:【小天全集】 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