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家庭乱伦  »  【献给台北的夜晚】【完】

【献给台北的夜晚】【完】

        灯红酒绿的台北,其实暗含了太多单独的个体。
  一如往常地,我六、七点下了班,买了随便的晚餐,看着无聊的新闻,一个人在台北深角落的高楼,隔窗可远眺夜晚明亮的新光三越。

  美丽的高楼,美丽的屋子,留着一个名义上已婚、实质上单身的都会女子!

  我把全身衣服脱光,倚在玻璃前往下看,十几楼高的楼层,应该没人会看到靠在窗前的春光。即使看到又怎么样呢?来吧,来看光我吧!我心里吶喊着,而脚下灯红酒绿,仍旧不会有人因你高涨的欲望和寂寞而心跳少一下!

  亲爱的台北,今夜你是否和我一样,都是赤裸而寂寞着呢?
  我心里竟然有一丝小小的期待,有人按门铃,我可以隔着门挑逗他……

  不过,幻想就是幻想,生活毕竟不是限制级电影!

  看电视也无聊,工作又早已被我拒绝。在下班时间之外约莫八点,我体内的夜生活细胞再度被唤醒。

  有如月圆变身般,今夜是Sandrea变身的时间!
  原先计划着要找人去pub跳舞的我,临时有了个新想法——我决定去找一个道貌岸然的男孩,好好逗弄他,最后目标是e夜以激情收场。

  想到这里我精神大振,开始着装:我找了一件黑色绕颈V领的低胸小可爱,露出黑色内衣,加了件黑色皮外套和亮银的紧身皮裙,以及每次夜出时不可不穿的那双黑色细跟高跟鞋……

  一身黑的我,没入黑色的台北之中……

  到了一家pub,那间pub不大,名气不大,没有跳舞的地方,但男人倒蛮敢搭讪的,也够风度。

  我坐在吧台,跷着脚,轻啜着高脚杯……

  「又来找猎物啦?」酒保,我的好朋友Anne笑着问我。
  我不置可否地哼了一声。

  「你啊,自己没事别害无辜的人减少寿命……」她边洗着杯子边笑着。

  「我偏要!」我嘟起了嘴,半开玩笑的回她。

  Anne是我的好姐妹,也是在那间pub里我的靠山。她会冷眼看着我的「进展」,只要有什么不对,就会马上把那个不识相的色狼赶走。因为她,我可以大胆地穿也不用担心。

  当然,下了班,她可是一点都不输我的生活,同样也是每天精彩万分呢!

  「可以脱啦!」她故意压低声音刺激着我。

  我笑了笑,大大方方地把外套解开,用手托住腮帮,口中轻含着吸管,胸部刚好倚在桌面上,露出一部份胸部和乳沟……可以感受到周围投射而来的目光!

  我和Anne谈笑着,中间有好几个有胆来搭讪的,我一律不给好脸色,与Anne合力赶他们走。

  我注意到在旁边的桌子,有位男生落单的坐着喝酒,他前面摆了三瓶啤酒,乍看还算顺眼。我向Anne使个眼色,拿了外套和我的饮料站了起身,往他那走去……

  「嗨!」我打了招呼。

  他抬起头,彷佛有点意外。

  「嗨!」他说。

  「我可以坐下吗?」我笑盈盈的说。

  「当然,请坐,请坐。」他赶忙半起身,拉着我坐下。
  他是一位约25岁上、下的大男孩,面目清秀,穿着一件TommmyHilfiger的厚T恤,一身休闲打扮,感觉起来是个好人。

  他试着表示彬彬有礼的样子,但眼神总一直瞟着我的低胸。我也不以为意,和他随口聊着。

  他叫Allen,刚进入设计师行业。

  我们聊着pub、音乐,以及一点点艺术的东西……

  (我艺术程度蛮糟。)

  我感觉到他开始想谈比较刺激的东西,于是很配合地和他开始聊到男、女朋友,性,和e夜情……

  「我觉得e夜情很糟糕。」我说。

  「什么?」正在偷瞄着我的他突然抬起头来。

  「真的啊!你不觉得又危险,又不干净,又随便吗?」我正经八百的说。

  他像是有点失望和发现真相的表情,又不想让我发现,而把话题转开。我也很配合地聊着溜狗的事,其实,两个人都心不在焉的,很明显了。

  「所以,你真的不e夜情,对吧?Sandrea。」他有点像是试着最后一击的说。

  「是呀,我是坚定的反对党。」我笑笑的说。

  我可以清楚看到他眼神沉了下来。

  我忍住想笑、想喷饭的心情,缓缓说出口:「我真的,真的……非常讨厌e夜情。」

  在讲这句话的此时,我把右脚的高跟鞋踢掉,把脚跨伸到他的大腿之间,用脚尖轻触他的两腿中间……

  他脸上的表情简直是经典,也是会让我每想起来就想再试一次的画面:首先是眼睛睁大,看我一眼,快速地低头,然后开始随着我的脚的动作,大口用力地深呼吸……

  我这时已经想笑到不行,但仍然轻柔地和他对话:「Allen,你应该也不像是玩e夜情那种男人吧?」

  「什么?……嗯……对……」他胀红了脸,根本无法专心地回答着。

  「我最喜欢这种男人了,不会跟酒店里随便认识的小姐就想上床,真的。」

  「嗯……我……我真的不是这样。」他很勉强地吐出这句。
  我媚笑着,把脚收了回来,「Allen,你真是好男人。」我说。

  他深深吐了一口气:「嗯,过奖了,Sandrea……」
  「我想看看这种台北少有、仅存,不想e夜情的男人住哪里耶!」我半撒娇地往前倾,对她说。

  他的脸再度呆滞。我敢打赌,这个时候他的脑中一定在想着我的乳沟!

  「嗯,你……想不想来我家看看?」他故作老练地说。
  我笑笑,点点头。

  他付了钱,带着我走出去,我还和Anne互相作个鬼脸。
  到了他家,进门前,我又再说一次:「Allen,你一定不会想e夜情,对吧?」

  他脸上一脸困惑,但还是应答着:「对啊,我哪是这种人!」
  进了门,我又故意央求他帮我倒开水。他去倒时,我把小可爱脱了,也把皮裙脱了,只穿着黑色胸罩和丁字裤以及高跟鞋,若无其事地假装站在看他客厅的画。他拿着水,走到我背后,我听到他低声惊呼的声音。

  我回过头,媚笑着拿了水,喝了一口,对他嫣然一笑:「谢谢,你真好。」

  他眼神一直在我的脸和身体间来回,看得出他天人交战的情形!
  我还是正经地拿起水杯,再喝一口,接着用假到不能再假的动作轻呼一声:「啊!」把水打翻,倒在我的胸部上。清水沿着我的内衣,流到下半身……

  「Allen,对不起,我打翻水了……」我故意凑近他。
  「来来,我帮你擦……」他手忙脚乱地拿起一堆卫生纸,擦着我的小腹和大腿,眼神始终不敢往上看。

  「我胸部这里也弄湿了,好讨厌哦!」我半弯腰着,凑到他的手。

  他开始擦拭着我的胸部,出神到明明就没有水了还在擦……
  我们两个靠得很近,互相可以感受到他粗重的呼吸声,和我胸部大幅起伏的画面。我几乎可以感觉到他天人交战的、在等着什么时候要把心里的野兽爆发出来!

  果然没有等太久,他忽然一把把卫生纸丢掉,抓住我的手……
  「Sandrea,对不起,我真的受不了……」

  接着,就把他的上衣脱掉,也开始解裤子。

  我还是故意不松口,娇声说:「不行啦……你不是最讨厌e夜情了吗?」

  他很快就脱了精光,弟弟一跳一跳的抽动着;他手粗鲁地把我的肩带推落,我的胸罩略往下滑脱,乳房几乎一览无遗;我的手则大大方方地轻触他的阴茎根部,开始轻轻的压揉着……

  「Allen……我最讨厌e夜情了……这样很不好……对不对?」我口中继续说。

  「对、对、对……」他应着,手忙着在扯我的肩带。

  我手一缩,胸罩就掉落地上,两个乳房毫无遮拦地裸露着。
  「你真坏……又没要e夜情,干嘛脱我衣服?」我媚笑着,手仍继续揉着他的弟弟。

  他伸出手来想摸我的乳房……才刚摸了一点,忽然开始大叫:「啊!啊……

  啊……」他把我的手推开,自己用手掌包住他的弟弟,就这样射精了!

  我看着他结束了高潮!

  他红了脸,一直低头,说着对不起,叫我等他一下,然后跑进浴室里。我听见他打开水的声音,心下只觉得想笑和有成就感。

  过了大概十五分钟,其间我已经觉得有点冷,就把皮外套披上,想说为什么他这么久还没好,就悄悄走进了他门没关的浴室……

  他正淋浴,边同时在揉搓他的弟弟,显然是试图要把弟弟弄大。我站在门口咳了一声,他转过头看着我,我忽然把外套一脱出,全身仅着丁字裤和高跟鞋,接着慢慢地把丁字裤解开,一步步慢慢向他走近,用丁字裤套住他的脖子,拉他慢慢走,而我倒退着……

  我亲眼看着他的弟弟急速胀红、变大,我不知道男生如果十五分钟之内重振雄风算不算快?但我那天真的亲眼看到了!

  我用内裤勾着他的脖子,我们两个就这样走到了客厅!
  他突然一把将我推倒在沙发上,开始大力地吻我……长时间挑逗后的接吻,有着压抑许久的快感!我们狂乱地吻着,两人紧紧狂抱着,吻到有点头昏眼花,仍贪婪地伸着舌头,想要更多、更多……

  他停下他的吻,将我的腿抬起,把脚靠在他的肩上,让臀部微微上提,我清楚地看着我的高跟鞋在空中……那种淫荡的画面更让欲火急速燃烧!

  他调了一下角度,把龟头在我的阴唇口磨擦……

  我在兴奋快感之余,还是故意地说:「不可以……你不可以……我们说好不e夜情的……对不对?」口中仍说着,而拿了已拆好的保险套给他。

  「对……我最讨厌e夜情了……」他边说,边对准,就插了进来!

  「啊……你还插……啊……啊……啊……」我惊呼着。
  「Sandrea……这不是e夜情……最讨厌e夜情了……」他边抽插边念着。

  「你……还插……啊……啊……讨厌死了……」我闭着眼睛呻吟着。

  「怎么会……我哪有……」他不知所云地说。

  他的手抓住我的大腿、规律地抽插着,我看着我着高跟鞋的小腿在空中摇曳着……可能因为臀稍为提起,每一下都好像插到最深,让我不由得顺着叫出声。

  他一手会时而把玩我的乳房、时而抚摸着大腿和腰,而再回到两手紧抓着臀用力地插着……

  「啊……啊……好深……啊……」兴奋高涨,我也忍不住开始淫声浪语。

  「Sandrea……你好紧……喔……好舒服……」
  「不可以……不可以这样……啊……快放开我……」

  「好……放开你,再一下下……哦……天啊!我快死了……哦……哦……」

  他整个人愈来愈大力,每一下都让我更像被顶到了深处,我试图保持理性来讲故意的话,但每一下抽插让我更忍不住浪叫。

  「你……你好坏……啊……我不可以……不可以……啊……」
  「没关系……Sandrea……一下就好……哦……天啊!」
  「不可以……不可以……我不想e夜情……啊……」

  「没关系……没关系……哦……你真的好紧……」

  他的手已经在我的乳房上乱抓了,腰部像是用了全力在抽送,整个人用力地抽插,愈来愈快……我整个人被插着娇喘连连,头发零乱地拍动着。

  「我快到了……好不好……Sandrea……」他喘着气说。
  「不行……不行……」兴奋一阵阵涌来!

  「我要……我要……啊……好不好……要到了……」

  「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不行……啊……啊啊啊啊……」随着他规律而快速的抽插,我的每一句「不行」愈来愈急促而尖锐,到最后是完全的喘息浪叫。

  他更加速了冲刺,两手用力抓住我的乳房,忽然间,全力抓紧,射精在套子里!温热和抽动……传来我整个人一阵惊呼,两手手指深抓住他的背部,以至慢慢放松……他趴了下来,半压在我的身上,我们不停地喘息着。

  「Sandrea,你真的好棒,好棒……」他凑近我的脸说。
  「你坏死了,我都说我不要e夜情了……」我佯怒着,娇嗔说:「你要怎么补偿我?」

  「他笑了,像是昏君淫欲得饱的笑容:「你说嘛,你要什么都好!」

  我笑笑,没作声,再躺了一下之后,同样的善后,淋浴、穿衣……

  我叫他坐出租车送我回家,毕竟爽完了也该付点代价,而我可不想穿着这样被出租车司机强暴!

  那一夜,我心情满满地入睡。

  台北的夜景依旧欲望,挑逗,满足,这个城市的人是否以此为语言来诠释台北呢?

        【完】

        9627字节
上一篇:【两个母亲的故事】tale of two mothers下一篇:【小姨梦丽】【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