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99%的好色加1%的聪明】【作者不祥】

【99%的好色加1%的聪明】【作者不祥】

  中国人就是这样,自己的节日不好好珍惜好好庆祝,连端午节也被韩国申请去作为他们的国定节日,甚至现在还嚣张到说中国的汉文字是他们的文化遗产,而中国人呢?却还欢天喜地地在过着鬼节——圣诞节!而且一会“生蛋”快乐,一会说要吃蛋炒饭,如果能吃到蛋饭分离,最后只剩下蛋,那就“剩蛋”快乐!却不知道我为了这个鬼佬欢天喜地的鬼节砸破了脑袋,挖空了心思,只为了逗我那女友的翘嘴一笑以及得到她那最珍贵的东西!

  女友说了如果我能在圣诞那天回答她给的一个问题、做一件让她觉得非常搞笑的事情、完成一件非常高难度的事情的话,她就会把她最珍贵的东西给我,而且两腮突然扉红,暧昧成分特别的重。我欢天喜地,心想今年这处级干部的身份即将打破,本年度最后一个处男即将消失于世上,于是满口答应,并且色迷迷地看着她,许久许久……“要死了啦!死色鬼!你在想什么啦?你给我听好!如果那三件事少完成一件,哼,有你好看的!”女友的十指握成拳,轻轻地敲打着我的肩膀——于我而言,那只是温柔的按摩。但是因为她的鬼叫声,我一下子醒了过来,“遵命,女友大人,一定不负大人所托!”

  想到那时候的情景,我的嘴角浮起了一丝微笑,错,是淫笑!嘻嘻嘻……非处男,处男么?处男否?NO!TRUSTME!

  马上着手处理问题,鬼节只差三天就到了!

  女友的问题一直保密着,说要在圣诞那天才问,其他的两件就要发挥我丰富的想像力了。为了那“丰厚”的奖品,我努力地想着,床上想着,洗澡思考着,吃饭想象着,走路比划着,大便也不放过……但是一点头绪都没有。

  该怎么办?女友一向是言出必行,先别说做不到的时候得不到丰富的礼物,搞不好还会被K一顿还被会放进冷宫一个月,让我熬尽相思之苦。问世界情为何物,直叫人郁闷至死!

  怎么办怎么办?女友的非常搞笑的事情到底是指什么呢?什么样的事情才会让她觉得很搞笑呢?

  我问她我学超人把红色内裤穿在长裤外面,然后圣诞夜那天陪她逛校园算不算是高难度的事情?女友说那是变态!

  我又问那我学《我的野蛮女友》那样在我们上公共课的时候送一束玫瑰花给你好不好?女友说千万别!那么丢脸的事我才不要!

  我再问那我在宿舍楼下大呼我爱你行不行?女友说你找死!

  除了把红色内裤穿在外面学超人外,其他两件这么浪漫的事情竟然说又丢脸又找死,哎……算了。这让我想起了朋友的一句话:碰上你这女友,衰就够衰的了,没想到衰得这么彻底!

  这是有事实论证的。

  那一次女友上厕所没带纸巾,上洗手间的时候发信息给我叫我拿纸巾去给她。我毫不犹豫地冲进了女厕,结果紧张的我,错把纸巾给了一个少妇,在那少妇鬼叫之后,我鼠头鼠脑地逃到了男厕所,而当女友出来的时候我还被狂骂了一顿,委屈的我始终不敢把真相告之。朋友知道后笑得捧腹,我却苦得无言以对。

  本来想让此事作为搞笑的手段,但是一想到那种情景太过难堪,也便作罢。

  无目的的在网上冲浪,忽然看到一则小故事说一个小孩子拾金不昧的事情,我一下子有了灵感,非常搞笑的事情,成了,没问题了!

  接下来是非常高难度的事情。什么叫高难度的事情呢?我想了好久,我问她如果让老师裂裤裆的话算不算高难度的事情?女友一下子笑得捂住了肚子。她说行,如果真能让老师裂裤裆的话,算我完成了两件事——一件高难度的事情,一件非常搞笑的事情。

  我说不用,搞笑的事情我自会再想办法。

  于是,除了那个未知的问题外,其他的都不是问题了。

  圣诞节当天我们刚好上午第三节上体育课。

  我们经常听老师吹牛说他玩单双杠玩得出神入化,我偷偷走到女友旁边,跟她说:“你等等,我马上就完成你所要求的高难度事情。”还不等女友回过神来,我就带头叫了起来了:“老师,今天是圣诞节,您给我们露两手吧。”“对,老师露两手!”“对,露两脚……”不知道哪个神经病把“两手”说成“两脚”,不过大家热情高涨,也便没怎么注意。

  “鼓掌!”

  盛情难却,老师一下子来了兴致。两脚一蹦,双手便紧紧抓住单杠,然后两手运力往上一冲,腰半靠挂在单杠上,然后就来了几个大回环,姿势很优美,很多女同学都“哇哇哇”地鬼叫。在这些声音的鼓励下,老师右脚弯靠在单杠上,利用横杠作支撑,双手紧握横杠,左脚往下作缓冲状,来了十几个大回环,掌声阵阵不断。紧接着当他想下来的时候却因为控制得不好,左脚先着地,右脚因跨在横杠上来不及与左脚同步,结果裤裆“嘶……”的一声裂了个大口……裂了也就裂了,可怜的是,从此以后大家都知道他穿的是带花边的内裤。

  全场寂静三秒钟,然后“啊……”全部女生鬼叫后别过脸去,包括我的女友,至于男生,则全部举行了注目礼——死死盯着那花边内裤。

  老师一下子脸红到脖子上面去,急匆匆地说了一句:“你们自由活动!”就往自家宿舍跑去了。往回跑的时候,我们明显看到那裤裆裂口越来越大,花纹越来越大也越来越模糊……紧接着的就是一阵爆笑了……我的女友笑得直不过腰来。我走到身旁,拍拍她的肩膀,笑咪咪地说:“怎么样?完成得不错吧?”女友依旧笑着,不解地问我:“你怎么知道他会裂裤裆的?”我靠近她的耳朵,嘻嘻地说:“因为上次,我在上面搞这种动作的时候也裂过一次裤裆……”“啊?哈哈哈……”女友听这话更是笑得不得了,声音愈加大了,看来,第一个任务完成得相当不错。

  因为老师裂裤裆的事情让女友非常开心地笑,所以我决定接下来的任务就不做搞笑的事,直接做高难度的。在原本计划想实施的高难度的第一个计划之前,我突然想出了另外一个做法。

  “女友大人,在厕所做一件别人一般不会做的事情算不算是高难度?”

  “厕所?厕所能有什么高难度的事情?”女友嘟着嘴,一脸疑惑,紧接着就变了脸色,“不会吧?你不会那么变态在厕所跳脱衣舞吧?”

  “我晕死了!难不成你没在厕所跳过脱衣舞啊?难不成你穿着衣服洗澡啊?用点脑子好不好?笨猪一条!”我一下子叫了起来。

  “嗯?……”女友两眉紧挤在一起,两手插腰,瞪着我,然后右手食指往我的脑袋捅了几下,“你找死啊?说我是笨猪一条?啊?是不是想死?哼!”

  “这个……这个……哎……不就是开开玩笑么?”我是最怕她发火的,“那你说可不可以嘛?”

  “那看你做什么事情罗,到时再决定你过不过关!”

  “好,一言为定!”

  我的宿舍是自己拉的宽带,装了个无线路由,这样一来大家就不用因为网线的问题拉得整个宿舍乱七八糟,难看得要死。而我刚好家里有钱,买了部笔记本电脑,所以随时随地都能上网,也正因为如此,我的笔记本经常被舍友拿去床上看A片兼打飞机。当我知道这事的时候,我火气冲冲地跟那鸟人说:“你他妈的看A片就看A片,如果你敢把你孩子往我笔记本上撒,我宰了你!”那鸟人一点廉耻也没有,竟如此回答:“这不是用了纸巾吗?还是超薄的呢!”靠!他妈的,你以为你是女人啊,还超薄!气得我半死!不过大家都是同宿舍的,感情都很好,类似这样的黄色玩笑很多,事后也便没怎么计较了。我还记得有一次舍友从江西坐飞机回来,开心得半死,一进宿舍门口就狂吼道:“他妈的,老子总算见识过了!打飞机我打得多了,坐飞机还是第一次!也就那样子,没什么大不了,跟打飞机一样爽!”从此以后,“飞机”成了他的“艺名”,据鸟人的说法其实这个“艺名”的出处还有一个原因,那就是他女朋友是飞机场。结果另外一个舍友马上如梦初醒:“哦,原来他是打这种飞机啊!”全宿舍晕倒!

  言归正传。

  我把笔记本放在矮凳上,自己蹲在厕盆上,打开QQ,上网。

  “HI,亲爱的女友大人,你在吗?”

  “嗯?”

  “现在开始高难度动作!”

  “哦?”

  “你知道我在哪吗?”

  “能上网还不是在宿舍么?你当我傻B啊!哼!”

  “请您打开视频”!

  “HI,哈哈哈,想不到吧?”

  “死变态!”

  视频马上被关掉。

  “怎么了?”

  “你好变态,怎么可以在厕所上网的!”

  “你不是说要高难度么?我要忍着臭味以及没得坐只能蹲的痛苦跟你聊天,这还不算高难度吗?”

  “你……你……这叫变态恶心好不好?”

  “那就是说……不能过关了?”

  “不!失败!判你零分!”

  “OHMYGOD!哎……”

  “你赶快搞定出去吧,我一想起来就恶心!拜拜!”

  哎……我根本就还没脱裤子,你恶心什么嘛?这种出卖色相的事情我会做吗?给你看,你却没给我看我不就吃亏了吗?我只是做做样子罢了,真是的!哎……现在怎么办?高难度高难度,看来只能用那一招了。

  圣诞节晚上,夜黑风高。

  我突然想起电视里面的那个经典广告:“黑旋风忍者为民除害!唔使用剑咖,用黑旋风就得了!黑旋风够晒威,黑旋风的确好使!”

  此时此刻,我活学活用:“明清扬为女倾幕!唔使用钱咖,用计就得了!明清扬够晒劲,明清扬的确叻仔!”——明清扬是我的名字!

  思绪回归正常。我想拉女友的手,她就触电般地缩了回去,“你洗手了没有的?”

  “晕!肯定有好不好?再说,我又没上洗手间!再说,你以为我是印度人,左手擦屁股,右手吃饭啊!”然后才乖乖地让我牵了手。

  “你想好做什么了吗?”

  “想好了,你等等吧。”

  我拉着女友来到了边防驻军区前面的一家小店里,那里只有一个女人和一个小孩子,才五六岁。我故意在地上丢下了一毛钱,女友刚想说“你干嘛丢……”我就阻止了她,“冬冬,你看,地上有一毛钱。”那小孩便从小店里出来了,拿了一毛钱准备回去。结果他妈妈跟他说:“冬冬,妈妈教过你什么呢?要拾金不昧啊。”冬冬天真地看着妈妈,但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我和女友就站在那里,我坏笑着看看女友,也看看那女人。

  “听妈妈的话,把钱交给警察叔叔。”

  “妈妈,我可以交给解放军叔叔吗?”

  “可以啊。冬冬真乖。”

  于是冬冬就真的向不远处的边防区走去了。

  女友还是看得一头雾水,这事却只有我和那个女人清楚明白。

  看来冬冬很熟悉那里,很快就走到那里,然后把一毛钱交给门口挺立着的边防战士。

  但很快的,又回来了。

  “妈妈,解放军叔叔说我很乖,说这一毛钱给我去买糖吃就好。”

  “啊?”女友听这话似乎明白了一点,但还是搞不清楚状态,只是因为这小孩子的可爱倒也开心地笑了。

  女人有点生气地看着冬冬,说:“不行,你去跟解放军叔叔说一定要把钱还给人家,要用广播大声播出来,做好了妈妈就给你糖吃哦。”

  冬冬听话地又去了一趟。

  这一次回来,冬冬说:“妈妈,叔叔说他那里没有广播。”

  “然后呢?”

  “他叫我去找公安叔叔,公安叔叔那里有广播。”

  “哈哈哈……”我们都笑了。

  “冬冬真乖,妈妈给糖你吃哦。”

  “妈妈,叔叔还问我为什么一定要把钱交给他。”

  “你怎么说呢?”

  “我说我只喜欢解放军叔叔,不喜欢公安叔叔,因为他老来咱们店里要钱。”

  “哈哈哈……”我们再一次笑了,小孩子的心里是非常单纯天真的,他把城管收税的人也当公安了。

  “谢谢你,何姐。”那女人我管她叫何姐,我经常来她小店买东西,这次是我叫她帮忙跟我演这场戏的。

  “你真幸福!你不知道为了演这场戏,清扬跟我说了多少回,我带着我家冬冬走了多少次到那边防站去呢,呵呵……”何姐笑着抱起冬冬,向我女友说了这么一句话。

  “何姐,真谢谢你了,我们先走了。”我拉上女友的手,走开了。

  其实这次高难度的主题是:小孩拾金不昧遭拒,而且偏爱解放军。

  但是去惹解放军不是谁都敢做的,所以这次算是一件高难度的事情。

  回到校园里,明月皓洁,树叶轻摇,算不上花前月下,但也别具一番情调。

  “怎么样?算是完成了高难度的事情了吧?”我抑制不住心里的欢喜。

  处男否?非处男也!

  “嗯,看在你用心良苦的份上,算你过关了。”

  “什么,我去调戏边防战士耶,可是冒很大的风险耶!”我想想“调戏”二字用得不对,便改口说:“是戏弄!”

  “哈哈哈,好好好!算你过关了。”

  只剩最后一个问题了。

  “问吧,最后的问题。”紧张时刻即将到来,我的心跳急剧加速。

  “嗯……”女友有一点不好意思,但始终还是问了出来,“你……还是处男么?”

  天啊,这是什么狗屁问题啊,我摆明了从头到尾就是最完美的处男啦!虽然我经历过无数的性爱大战,但对手只有两个——左手和右手!

  “就这个问题?要留到圣诞夜问我?”

  “嗯……”女友的脸一下子唰地红了,头放得很低。

  哎呀!我真笨,她一定也是处女!处男遇处女,我要发财罗!

  “是!我以人格保证!”——先说明,好色除外!我激动得不得了!

  “那就好!你……你先闭上眼……”女友说这话的时候声音很轻很小,小得我都差点听不到,但我还是闭上了眼睛。

  滚烫的嘴唇贴在我的唇上,那是一个让我永生难忘的属于我自己的初吻。

  慢慢地睁开眼,我已经把女友紧紧地搂在怀里了。

  很久很久,我才突然想起一件事。

  “我们去酒店吧。”

  “干吗要去酒店?今晚在这里看月光不好么?”

  “你……你不是说要把……最……珍贵的……最珍贵的那个……那个……给我吗?”

  “刚刚不是给了吗?那是我一生中最珍贵的初吻啊。”女友的双眼睁得大大的,很可爱。

  “啊?这个就是啊?”我叫了起来了,失望,太失望了!我完成了三件大事就是为了这个吻啊?晕了晕了,这个吻迟早要给我的啦,难道有可能只给我身体不给我嘴吻的吗?晕了晕了。

  “啊?原来你……你……”女友气得瞪大了眼,直直地盯着我。

  “没……没……没……真没……,你别……瞎……”“想”字还没出口,女友雨点般的拳头直往我的胸口上捶过来。

  我是聪明一世,糊涂一时!不管了,既然礼物是初吻,怎么也得吻个够本,总比被她一直捶好!

  捉住她的手,把她往怀里一搂,低头,吻下去……安静了……不挣扎了……哎……只可惜了……在月光下,就只能吻了……“啪!”女友的铁沙掌把我的手打了下来,“死色鬼,接吻还不安分!”

  天啊!我哪有,是我的手,不关我事!


上一篇:【我和一个中年女人的刺激性经历】下一篇:【六世轮回第一部今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