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明星改编——淫欲狂仇】作者不详

【明星改编——淫欲狂仇】作者不详

            明星改编——淫欲狂仇


字数:17625字

               (一)巨仇

  幽雅的暗夜,一名少女正隐伏於我的窗缝边偷窥着,灯火光亮房内正上演一场激狂的春宫。

  两名赤裸裸的婢女正在我胯间,争相用小嘴吞含着我的大龟头;而往上看,另一名美妙的动人的美女地用柔嫩的小阴穴压在我我的嘴上,闭目地娇吟:「对……雄叔,是这里……很痒呀……啊……再用……力擦深……点……对!对……好美啊……噢……噢……我……要死……了!」

  怎会这样的?我必须要说清楚了……

  二十多年前,此大宅的主人四海无敌陈灌希,为了江湖争利,率人夜袭殷家堡,将全堡百多人杀死,并抢夺了所有财物后放火烧堡而走;幸好我刚从堡外回来,远处看见堡内起火,眼看见四处都有火光,及嘈杂的呼喊声,火光掩影下,我赶到见他正率众撤退,避在暗处,才得以逃生。

  因我的表弟刚好来探望家父,正在我房中休息,叶雨清以为是我,点算堡中死亡人口正确,才没有再追查我的下落。

  我在家逢大变后,改名投身进陈灌希的「剑月山庄」,作一名花仆,找机会报此血海深仇;但以前我好文恶武,除了遍通古文篆字外,对家传武学,便一窍不通;幸好家父虽不用我练武,但仍要我背诵殷家「赤阳神功」及「烈焰棍法」,故现在我不能使出,还可偷偷暗练,只是没有名师指导,进步当然不多,我却以极大耐性待着,希望终有一天大仇得报,将陈灌希杀死。

  陈灌希在残酷的杀人烧堡后,事业竟一路顺风,几年间巧取豪夺,已成岭南一方之霸,假如不是为江南的「神剑」谢霆疯虹所败,他已掌控半壁武林;他也知暂时没办法向北拓展势力,故十年间娶了三妻两妾,希望能有儿子承继这得来不易的家业;但天意弄人,他只生下三名女儿,却未能有一个儿子……

  五年前陈灌希吩咐家丁收拾祠庙,方便扩大修建;此时我已步进壮年了,众年青家丁欺我一直沈默寡言,留给我做最汙秽不堪的分类工作,但被我在残汙木墙夹缝间发现叶氐祖先留下的「迷情祕籙」。原来陈灌希祖先本是一名淫盗,以此「迷情祕籙」诱骗不少武林蘯妇,得到她们帮助后才渐渐发蹟起来。他不想别人知道,将此祕籙收藏在家祠内,待儿子长大后才传授此祕技;但忽然被一个妒念极重的小妾暗刺身亡。这部「迷情祕籙」便没有人知道下落了……

  我心知以自己的资质,就是再努力把家传武功练下,虽已蓄有十多年的「赤阳神功」,仍不是陈灌希敌手,看来终身也不能报得大仇,就改变方法由其他途径而行。

  「迷情祕籙」用古篆字写上,正好我能看懂明白,祕籙内分「迷心」及「尽性」两篇;迷心篇是用诸般方法,使女子情不自禁投怀送抱,有神迷手段和使用各种媚药方式;尽性篇则用於床上实战上所有技巧,能令女子一试难忘,它配合迷心之术,使她们可享受无比的性趣后,皆尽变为胯下性奴,终身情感不能抑止。
  我心想正好用此法尽淫陈灌希的妻女作报仇之用。就努力钻研,发现自己的「赤阳神功」正好用於迷心篇,尽性篇中用「烈焰棍法」更是可令大鸡巴虎虎有威,终於三年间已可尽通「迷情祕籙」两篇法门了,报仇之路可展开……

  但我四十年来,决心报仇,故还未与女子有亲密接触,现在要变成一个淫魔;首先,我找一个婢女初试牛刀,祖宜是大小姐陈闻媛的贴身婢女,人少貌美却泼辣;半月前,她正好被指派来帮助我,佈置新房间给陈灌希的将再纳娶的小妾—杨子琼;她是青楼女子,刚有了陈灌希的身孕,快嫁入此豪门。因我在剑月山庄年久勤劳沈默,祖宜对我的印象也不错,在房中她整理床铺,我则帮她摆动粗重的傢俱。

  除了使用了迷心之术外,早已将「迷情祕籙」上记载的「烈女淫」,放在油灯中燃烧,不久,那散发出微微的异气,使她渐渐感到身软脸热,望着我暗暗气粗香喘,我便借机问:「祖宜姊,今天天气真热,工作都八八九九了,如果你倦了便在床上休息一会,其他由我完成好了。看你俏脸都热红了!」她也感到心酥神软手脚无力,感觉我可依赖,故点头称好后就进内休息了;我就假装炎热,脱去上衣,露出已练得肌筋粗壮的胸膛;将「赤阳神功」运起,用「迷心篇」上的气息相吸法使房内充满的阳刚异味,把祖宜的春意挑得更高;终於她再也奈不住了。

  忽然一阵香风送来一具灼热的身体,从后紧搂着我,祖宜气息咻咻地说:「喔……雄叔叔……好……热……啊……你……帮帮我……」她抖着玉手在我身上乱找,像寻找可降温的东西,结果,在我胯间寻着了一根巨硕粗壮的肉柱来。
  她已不顾得羞耻了,跪在我脚前将它送进小嘴里吞噬;灼暖而粗硬的巨龙灼得她心里踏实,更卖力地握住它吮吸。

  「喔……嘓……噢……噢……」那纯熟的口技可不是一般处女能做得到的,我想「剑月山庄」男丁不多,不会被陈灌希开了苞罢。「啊!祖宜……你……干什么……」我装大吃一惊问。

  「……雄叔叔……救……救祖宜……心里好……痒……啊……」她吐出粗筋巨龙哀声说,便将我推倒压在玉体下撕磨,减抑心内狂燃的欲火,。

  我俩的衣衫,如枯叶般飞脱,一息间,我俩就赤裸裸地相缠着。「烈女淫」
  果然霸道,竟令一个十六岁的少女如此淫蘯疯狂。

  令我奇怪的是,因我知道她仍是云英未嫁,怎会懂得扶高挺硬的大鸡巴,一下子便套坐了半条粗犷的巨龙。

  「哎……啊……好痛……噢……噢……」她媚目圆睁哀叫着,幼嫩的阴肌紧紧地吸吮着粗筋缠体的巨龙,虽然内里已充满浪汁,仍不可能一下子穿透她的小嫩穴;舒服的感觉令我强力一挺,在她娇呼中,坚硬的大龟头已顶吻着子宫了。
  祖宜眼中泪光涌现惨叫:「哎呀……不……不要……动……啊……痛死了……」我的大鸡巴首次插入女子的小嫩穴,感觉真美,湿软的阴肌紧紧地包含着灼热的玉茎,非常舒服的啊!

  我开心的叫:「祖宜……你的小穴夹得我很舒服的啊……很过瘾啊……」双手搂抱她的玉臀,感受着她的柔腴。

  祖宜在我胸膛上俯伏喘息,让涨灼的大肉棒停留在那温柔乡里;不久,在「烈女淫」的影响下,阴道内传出阵痒阵酥的感觉,非要被我的大龟头刮磨止痒不可,就轻摇纤腰,享有粗筋刮擦阴肌的快感。

  依「尽性篇」上说我知道祖宜已苦尽甘来,感到肢体交缠的欢愉,玉臀一下接一下起伏,感到小穴被异物侵佔,酥酥酸酸的,很是舒服;快乐地呻吟:「唔……噢……雄叔叔……噢……噢……好酥……噢……啊……噢……麻……噢……真是……好……美啊……」

  我望向一片泥泞湿滑的胯间,凶悍的巨龙带出的只是浪液,并无贞血;不禁奇怪地问:「祖宜,你已偷尝禁果?那人是谁?」

  她不理一切,只是尽情享受交媾的欢乐,断断续续的喘道:「唔……喔……雄叔叔……噢……噢……噢……不要……问了……噢……噢……噢……啊……」
  我也不再想其他了,以她来实践「迷情祕籙」上的法门,体验两性交媾的乐趣;挺摆操弄灼烫的巨龙,在她柔嫩的肉窟儿里肏捣,令她酥麻更畅美,按着我的胸膛急剧地套插。

  一盏茶后,她始终是年少力弱,不久,已享受到达欢乐终点,娇躯颤着低哦道:「啊……雄叔叔……太……舒服……了……噢……噢……噢……噢……很……瘾啊……噢……你的……大鸡巴……真是……不同……啊……噢……噢……噢」为了令她变成我的性奴,我并没有停下来;雄腰一转,将她压於身下,依「尽性篇」上方法,挺拔刚强的大肉棒狂冲急顶她的要害,而且口中对着她的樱唇,吐出「赤阳神功」,攻入她的脑门之内;两路深邃的刺激,令她得到更大的快乐,她已不能离开这种快乐的感觉,沈溺在我刺烈的性爱之中。

  「滋、噗滋……噗、滋噗……啊……滋、噗……噗……啊……噢……」房内只有这种销魂的声音;一柱香后,我感到阴腔内有不规则的抖动,知她经多次高潮,阴关将大开了,就紧搂着她幼嫩的玉体;让大龟头尽量顶吻着她的子宫,突然一股清凉的阴精涌进我体内,这可是未经元阳的处子真阴啊!

  我不理为何会是处子真阴,便依「迷心篇」做,即时用大龟头狂吮,她舒畅得欢声说:「啊……太……美……了……噢……」那处子真阴泻得更急。待她真阴泄尽,我才哺回我的「赤阳阳气」,舒畅中转换她的体质;她不知自始会依我的心思而改变自己的行为,心神会完全受我控制了。

  一轮狂风暴雨式的交媾后,祖宜不自觉地拥着我,回味刚才那销魂蚀骨的快乐;在回神之后才对我说:「啊……雄叔叔……你差点儿捣死我了……」接着下来几天,我尽演「烈焰棍法」,狂捣细插她的小嫩窟儿,令她高潮如涌、畅快欢乐、淋漓尽致,不由得更癡恋我不休;为了享受这蚀心的快感,愿意受我操纵一切,终於才知道为她破壁的竟是大小姐闻媛;想不到一个冷艳的贵女,因被英俊的青城独秀余闻乐抛弃,最后却成了一个变态畸人。


               (二)奸女

  陈闻媛人艳心孤,平常冷傲凌人,不把普通人放在眼内;却是喜作男子之状,谁也不能估算她会玩弄身边的婢女,除了祖宜外,另外的婢女颜颖思与赵颂如也被她用白玉杵儿破贞;所以几天前祖宜才会有处子真阴泄出,因她根本没有真正被男子操插过小穴,故没有阳精灌体混沌纯阴。

  这高傲美女,将是我第二个目标;我命祖宜挑逗她欲火高涨时,才现身享受她美妙的娇躯……

  晚上我先将「烈女淫」放於油灯内,让它挥发满房内;当陈闻媛尽情玩弄祖宜嫩乳腴穴时,便吸入了不少媚香,使她比平常更欲念如焚。

  祖宜奉我之命向她最敏感之性点进攻,把她引得阴道内如万蚁狂噬,酥、痒、酸、软得在床上乱抖,喘着粗气浪道:「祖宜啊……你怎会……这……样做……的?噢……噢……噢……好酥啊……手指……太幼……了!对……对……深点……」我在暗处看到她玉腿大张,让祖宜的玉指,在湿漉漉的嫩肉窟内翻江倒海扣挖一会。

  祖宜依我指示吹熄了另一盏明灯,才对闻媛说:「小姐!我用白玉杵儿为你止痒好吗……」她已痕得发疯了,急忙点头答允;她面向内壁俯伏床上的绣枕上,着祖宜从后捣肏她湿如池塘的嫩肉窟儿;我见机不可失,暗示祖宜遮住她的目光,赤裸地行到床边,粗糙的大肉棒一下子便插上那飢渴的花房里……

  陈闻媛不知已改由我凶悍的巨龙,取代那无生命的白玉杵儿,灼暖窝心的舒服,令她畅美得欢声说:「啊……啊……太……美……了……噢……噢……噢……噢……祖宜!干得好……噢……噢……」我无情地狂肏,反令她高潮如涌,挺扭着腰接受坚的硬粗筋磨刮她痒的入骨的浪穴儿,当我感到她第一次高潮来临,便运起「赤阳神功」,依「迷心法」用火烧般的大龟头,在她子宫口强力吮吸,将她体内的真阴抽吸出来,那突然的快感令她狂呼起来了。

  「祖宜……噢……哟……噢……浪……死了……嗯……哟……啊……小穴……噢……噢……好酥麻……啊……噢……噢。我……升……仙……了……喔!今……天……你……把……我浪……够……了」我粗糙的大龟头涨满了她的淫窟儿,在她喘气中,祖宜挑亮了灯火,刚享受泄精快感的她,见刚刚是我肏捣她的浪窟儿,羞愧惊骇中浪穴阴肌突然收紧。

  她惶惶然道:「大胆!怎么会是你啊……」她可是我仇人之女,所以凶残的巨龙并没有停下来,仍急劲地抽插她的嫩肉窟儿,狂飙的磨擦反令她欢愉到不得了,元阴无抑止地留入我体内;整整一柱香间粗糙的阴茎不停将她浪穴里的淫汁带出,「滋、噗滋……啊!噗、滋噗……啊……滋、噗……噗……啊……噢……啊!。啊!」我狠狠的肏着,双手揸紧她腴软的美乳,感到她阴精已尽昏死,就回吐依「迷心法」赤阳真气入她脑神经,温润她渐变冷的神经……她将如祖宜般,成庶我忠心耿耿女奴,一切依我主意而行了。

  待她内息转换完成后,为了试验是否她一切如「迷情祕籙」所言心思受我操纵,我拔出沾湿了淫液的大肉棒,命她舐乾净,而我则舐啜祖宜的嫩乳;结果,就是巨大的肉棒涨得她小嘴有点痛,她也欣然而做,完全没有半点难为情。
  这晚我为了奖赏祖宜,凶猛的巨龙肏得她欢愉至极,令她觉得就是为我而死,也是甘之如饴,成为我最忠心之女奴。

  接着下来,陈闻媛身边的婢女,颖思与颂如也被我用大鸡巴破真阴,我得到四女的真阴,「赤阳神功」更上一层楼,「烈焰棍法」舞弄得转运自如。我利用四女熟练「迷情祕籙」,但也令她们更如癡如醉,巴不得我粗暴的巨龙不停地蹂躏,好乐死在我的大肉棒下,我的命令她们必然如实奉行。

  因为陈灌希要往江南开闢新据点,娶了小妾杨子琼半月后,就急急带了两位夫人等离去了;我在陈闻媛推荐下,改任为内府总管,帮助大娘张百芝管理他庞大家业。如此一来我更方便进行复仇行动,今夜正要好她奖励陈闻媛的功劳,在房内用「尽性」篇上的舌逗法,令她高潮叠至,舒服得快感连连,表露出极淫蘯的样子。

  那偷窥少女忽觉身子一麻,便软倒在颖思身上;原来她刚想来加入我们的狂欢交媾时,在房外见有人伏着内窥,便点了她穴道抱进房中,让我发落了……
  「主人,这人偷窥您的事情,啊!她是丝慧三小姐……」

  「什么是三小姐,在我房中,都是我的淫奴,媛奴!剥光她,看着主人为她破处,宜奴,你俩掰开她两腿……」在她惊惶之中呼叫:「雄叔……」她全身赤裸后,威武的巨龙当中刺穿了她的阴膜。

  「滋噗、噗滋……啊!哎呀……啊……噢……噢。我……痛啊!」我毫不留情,急劲地享受她紧凑而有点湿润的小肉窟儿;鲜血在嫩肉隙渗出,我命陈闻媛俯首为她舐乾净,再深入肏捣。不用多久,丝慧小姐已被我的「烈焰棍法」捣得有点舒服,不自禁搂着我的腰呻吟:「喔……小穴……噢……噢……好……酥……哟……噢……噢……」我见你已发情享受,更勇悍地进攻,火烧的巨龙强猛的刮磨她的阴腔。

  「啊……啊……太……美……了……噢……噢……噢……噢……姊姊!干得真好……噢……噢……妹要……死了……啊……噢……噢。我……要尿……尿……啊!噢……噢。」她的真阴已如潮涌般泻出,我将涨灼的大龟头吻着浪穴里的子宫,全面接收处子真阴,有多次经验,今趟更是得手应手,又一个仇人之女失陷在我手里,变成任我奸淫的女奴。

  欢愉的心情中,把其余各女都送进高潮,才闭目运功,转化为本身真阳,自感功力如飞进步。五女正好帮助我复仇行动,在我的迷心异术控制下,她们真的成为我的性奴,完全受我指挥操纵,只为了享受我巨龙的粗筋刮擦阴珠,就是更无耻地奉献出全身三处妙洞儿,也在所不理了。


               (三)淫妻

  第二阶段是向大娘张百芝埋手,她是十八年前,十六岁时依父母之命而下嫁陈灌希;张百芝风华美貌,意态诱人,武林中很多人对她倾迷,但她父母爱陈灌希多金豪爽,故招其为婿。

  新婚之时陈灌希仍对此美人宠爱有加,但他性格是贪新厌旧,三两年后就不再爱恋她了,还以张百芝不能生育为名,向外广娶妻妾,激得她的父母一病而逝,两人感情更是如冷冰不融,十多年来她也是孤枕独眠,为了保持良好名誉,两人仍保持这夫妻关系,张百芝再不理陈灌希沾花惹草了;正好是给我有机可乘。
  这天城内来了一个戏班,「剑月山庄」众妻妾及小姐便齐集同往欣赏,我命闻媛淫奴装病不去,张百芝本不爱嘈杂,故留下照顾她;晚膳后,她到房中探望,只见闻媛面红耳赤,在床中微微呻吟,她用手抚额,感到热如火烧,再伸手入被窝,感到闻媛竟然是全身赤裸。

  忽然身子一麻,她已被闻媛封闭了手脚穴道,刚惊呼:「媛儿!你干什么……」说话间,身上衣裙已被脱至半缕全无了;只感乳尖酥酥麻麻,闻媛已伏首胸脯,用香舌舐扫那娇嫩的蓓蕾。

  张百芝闻着房内的异香,双乳感到特别的刺激,小穴像渗出不少液汁来,闻媛的玉手更下抚她的禁地妙洞儿;久违了的快乐令她迷醉,玉手轻按着闻媛娇首,不禁娇声浪喘起来。

  「喔……媛儿……嗯……为……什么?你……懂得……这样……干?噢……噢……」她已不知自己已恢复自由,尽情享受闻媛用我教的挑情淫技,带给她一浪接一浪的舒畅,玲珑剔透的玉体如白蛇般颤栗。

  「啪……啪……啪……啪……媛奴!做得好……」赤裸裸的我拥着颂如艳腴的娇躯拍着手出现在床边;张百芝张开媚目,就看到我挺着粗壮的大肉棒,毫不客气地命闻媛和颂如,跪下吞含那粗筋盘体的巨龙。

  张百芝顾不得自己的浪态被我看透了,惊讶说:「……什么?正雄总管……你……

  怎会在这里……「我钢臂一伸,就把她的两腿抓住,掰开一看,那乱草丛生的仙人谷,已被淫液桨住了,湿淋淋的墨草尽贴在阴唇边,她羞惭得不知如何是好,侧头闭目地颤抖。

  「大夫人,这房中都是我的性奴,就是尊贵如你,也要在我胯下承欢,颂奴准备替芝奴除去杂草……」火灼的巨掌往她胯内轻扫,一阵微焦的气味后,颂如用湿布抺过,张百芝的粉嫩阴户便赤裸裸呈现出来,任我鑑赏。 [赤阳神功「使我的巨掌,有电灼的威力,轻抚之下令她体内的」烈女淫「香更一发不可收拾;浪液如春江暴涨,两腿紧紧地夹住我的手,令它不能退出,而且淫液沾湿了我的指掌。

  我知她已沉沦在此淫道,故恣意妄为地吸乳撩阴,令她更不堪地呻吟:「喔……哎……啊……好……痒啊……噢……噢……啊……正雄……总管……你来……」

  「尊称主人……没规矩……该打!」颂如用手轻打她的玉乳道:「先为主人含一会肉棒,才会得到赏赐的……」

  「嘓……唔……雪……雪……啊……」看着这高贵的美妇,跪在我胯前,专心一致地讨我欢心,为我吮吸大鸡巴,凶悍的巨龙苏醒得更强壮了……

  我把张百芝放在床上,着闻媛及颂如分握她两腿,让我先欣赏她娇嫩的玉体;因她多年养精处优,娇躯比一般少女还要嫩白,两乳仍是傲然挺立,颤抖抖的引我蹂躏;胯内的小肉蚌,因陈灌希久不慰藉,亦露出粉红的肉色,没有墨草的遮掩,浪水闪烁出飢渴的心思。

  闻媛扶持着粗犷的大肉棒,向张百芝粉嫩的肉窟捣去,她看着那硕壮的大龟头,把大娘的阴户撑得满满的,自己也酥得差点软倒地上,哀求主人怜悯。
  「喔……哎……啊……」张百芝像被开苞一样,那灼热的感觉由阴肌透来,涨满中更舒畅得快乐万分,终於感到最酥痒之处被我顶住了。她已抛开一切,扭腰挺腹令我插得更深,这样她可更能享受到粗筋刮擦的欢愉。

  「噢……噢……对……是这里了……很痒呀……啊……再用……力啊……哎……插深……点……对!对……好……美啊……噢……噢……噢……噢……我……快要乐死……了」我见她已能适应,更狠狠地蹂躏着张百芝的小肉窟儿,但她却像淫贱的妓女,用双腿勾着我的腰主动迎合着我的凶猛攻击。

  「还痛吗?我的美人儿……」我一面用力肏捣,一面揸捏她的玉乳问。
  「嗯……噢……噢……主人……别管我,求……您用大肉棒……操死……小娼妇……吧……噢……噢……」她的情欲一发不收,把十多年抑压的欲火完全燃烧,毫不羞耻地求我用大鸡巴鞭挞。

  一盏茶间的急捣,终於她的阴关失守,子宫向我的大龟头奉献出元阴,虽不是处子真阴,但十多年没有泄过的元阴,仍丰厚得对我有不差的滋补;待吸尽她体内的阴气,才用「赤阳神功」操控她的心神,我胯下又增加一名艳妇了。
  看见闻媛及颂如媚眼中射出醉人的欲火,便将两具美蔓的肉体叠起,粗狠的巨龙轮流狂捣她们前后四个仙洞儿,肏得她俩浪叫狂吟,欢愉得留不住元阴,奉献给我品嚐,我亦向她们小嘴,各射出一道阳精以补回她俩的损耗。

  之后,我当然为张百芝的屁眼开苞,除了前面的小浪穴外,她可算由我打通其余两个仙洞;以后每晚,六名美人都再尽使混身解数,才可稍令我泄精。她们虽被我称为性奴,其实各人都希望能尽享我大肉棒的恩赐,能在我胯下畅快得死去活来。


               (四)灭嗣

  我又怎会让陈灌希能再产下后嗣,我已计划将他的三名女儿都会变成我泄欲的性奴,那么我必须打掉他刚纳娶的小妾腹内的孽种,杨子琼本是青楼女子,一次与他交媾就说怀了身孕,我虽不信仍要防范此事属实。

  我命张百芝带大队妇人到城郊寺庙进香,因杨子琼有孕,留下她不可同往,待各人离去,我便直达她的闺房;因天气颇热,她只穿单薄丝绸,薄衣下她美妙身段,若隐若现浮现在我眼前,看不出她纤纤柳腰有两个月身孕。

  因我是为内府总管,故她也起身相迎,刚说:「正雄总管,有什么……」就被我封闭了穴位,再抱她入香闺里。三五手势,她已是赤裸裸的大白羊了,我将凶狠的巨龙,一个急冲就刺进她的肉窟里,接着狂风暴雨般将她恣意蹂躏,杨子琼虽曾是青楼女子,仍被我肏捣得惨叫连连,我感到奇怪,她受如此剧猛的抽插,为何还不见红……

  「喔!噗滋……噗滋、啊……哎……啊!噢……噢……啊……滋噗……噗滋……好痒啊……」杨子琼始终是欲海淫娃,一盏茶后,已能抵抗凶残的大鸡巴肏击;而且渐渐感觉舒畅,纤腰不自主随着我的大肉棒插人而顶上,嫩肉窟儿更自动研磨我粗硬的阴茎。我「赤阳神功」下的大龟头的狠狠地直刺透了她的子宫浪穴,不论她是否有孕,今次疯狂的蹂躏下,胎儿终於也不保的。

  杨子琼此时已到高潮,四肢像捕蝇草般紧缠着我,浪穴里的阴精更倾泻而出,虽然她泄出的不是武功的元阴,但算仍是滋补的阴精,我老实不宫气地用大龟头狂吸,令她欢愉得要死去了,当然我也利用「迷心」法去操控她的心灵。事后,赤裸的杨子琼紧搂着我,将一切禀告我知,她根本没有怀有陈灌希的身孕,她只是欺骗他,利用他求子极急之心,嫁入豪门享福罢。待三两月后假装流产,便神不知鬼不觉了。她还说陈灌希精液疏散,以她在青楼的经验,他根本不能令女子成孕,她又怎会有胎儿呢!

  我心中暗动,可借此机会夺回产业;便对杨子琼说:「琼奴!我要你受孕为陈家产下男儿,不过是由我令你成孕……」我命她俯伏床上,坚挺的大鸡巴从后顶插而进,这就是「烈焰棍法」的「火中取栗」了,灼热的阴茎如狂地肏捣她的浪穴;杨子琼本是淫贱的人,锦衣华服只是满足外表虚荣,我劲猛的巨龙,才是使她心醉之物,她亦使出混身解数,抛腰扭臀地迎接大肉棒疯狂的操肏,小口喊出的是浪蘯的欢呼。

  「噢……噢……主人……真是……太劲了……啊……哎……噢……噢……噢……淫穴……很痒呀!求您插深……点……对!对……好……美啊……噢……噢……小肉窟儿……要美死……了……噢……噢」一柱香后,我将她用大鸡巴挑起,睡倒床上,命她大开双腿,用直壮的玉杵套插自己湿淋淋的浪穴,这式就是蘯女低头的「怒火冲天」了;我一面欣赏粗壮的巨龙涨裂开她的阴肌,一面运功令大肉棒更热更粗,她的快感已如巨浪覆顶了,硕乳抖动得更是触目惊心,令我忍不住用力捏揸她的两堆弹跳的腴肌。

  「主人……噢……噢……啊……再用……力捏啊……哎!您……不用……怜惜……淫蘯的……女奴了……对……噢……噢……噢……太舒服……啊……噢……噢……啊!」只是一阵子,她已力竭尽欢了,玉穴阴肌紧张地颤动,再一次享受到高潮的侵袭,无力压在我胸膛喘气,我感到她的阴关子宫口已开;最后,我抱住杨子琼翻过身子,将疲惫不已的她平躺,再用肩胛托高一条玉腿,凶痒的巨龙就在我眼前疯狂地抽插她的小肉窟儿,令她再跳弹上快感的峰顶。

  「……噢……噢……主人!啊……女奴……再……不中用了……噢……噢……噢……啊…………哎!您……太威……武……了……舒服……美啊……噢……噢……」一股酥心销魂的暖流,狂射入她的子宫内,灼得她浪喊一声:「喔啊……太美了……」就昏死在床上不醒了。我亦舒服得在她的玉体上休息了一会,直至张百芝等人快将回来,才拔回大鸡巴离开她的闺房;我又把陈灌希一名小妾收为我的淫奴了。

  接下来,我常令杨子琼加入我众女奴之中,每次奸淫张百芝、闻媛及丝慧等众女时,最后都将阳精射入杨子琼的子宫内,果然不久她已能成孕了,在我的迷心下术,我应允会对她产后有好好奖励,她也安心养胎而没有强作痴缠。


               (五)再佔

  五天后下午,已产下陈玉嬬及陈闻媛两女的二夫人锺恩胴,由江南回来,因她看不惯陈灌希放纵不羁,连「青羽鹰皇」杨兽成的妻子刘加玲也敢勾搭上,故一怒之下带着大女儿回家。

  她向大姊张百芝诉了一会苦水,就到后厢浴池浸泡温水,恢复多天路途的疲;我借此机会,就在水中暗放了媚药「烈女淫」,让它由肌肤毛孔渗入她心里,令她绮念丛生心跳手软。

  除此之外,我还命闻媛进内说,要颖思及颂茹为她按摩推拿,好令她享受休息;两淫奴经我指点,那挑逗手段当然使锺恩胴畅美松弛,她闭上媚目,尽情享受四只玉手在她娇嫩的玉体搓、揉、按、擂,美得她低声讚许说:「噢……干得好……你两个小鬼头,何处学到这令人舒服的妙技,真好,待会夫人有赏。」
  「夫人!那高人还有令人更美的技术呢!待婢子尽力表现吧!」锺恩胴只感两乳一酥,颂茹便用樱唇吮扫着她的蓓蕾了,而颖思则玉手轻磨,挑弄她胯间纤毛不少的阴唇了。

  「喔!你们……啊……太……大胆……了……噢……噢……美……」那两处禁地就传来便酥麻的快感,令她的神经紧绷起来,也不知道我正无声地欣赏她嫩白的美躯。

  锺恩胴虽年龄三十多,已有两次生育,但娇躯仍雪白娇嫩,玉乳不太巨硕,刚好盈握的腴脂,还是坚挺不堕;胯内墨黑一块,想她也是色欲之妇,但年少下嫁陈灌希后,因只能生了两女儿,他近十多年再没有再与锺恩胴行淫了,她却没有再找寻这欲海安慰,是以阴户渐渐紧闭如处子。

  我指示颖思退下,跪在我胯前吮吸我的大龟头;而我则代她挑拨那渗水的黑蚌儿,锺恩胴完全沈醉在我迷情尽性手法中,当然不知已被我任意玩弄过够了,她小嘴只是呻吟着,诉说这久违的欢乐。

  「喔……哎……啊……噢……噢……喔……美……」我「赤阳神功」的钢掌更把她艳密的纤毛扫清,她毫不知道自已最私阴处,就是陈灌希也没有看过的嫩肉窟儿,完整地展露出来。

  我感到要奸插进入这浪穴里,便从颖思小嘴中拔回大鸡巴,再狠狠地肏插入紧凑的阴道,锺恩胴没有防范,粗筋缠身的巨龙就一插到底,直顶着她的子宫……

  「噗滋……哎……啊……噢……你……」锺恩胴媚目瞪张,看到我近在咫尺,惊呼出来。我不理其他,命两淫奴捉住她双腿,让我尽情享受她紧窄的肉窟儿肉窟儿;看着粉嫩涨满的小穴,紧紧地吞噬大肉棒,报复之心令我很快乐,就用「尽性篇」上祕技,轻抽猛插妹的肉窟儿,只是数十记循环,已使锺恩胴淫性尽起,不再羞愧地扭转逢迎,小嘴吐出的竟是哀求我继续猛摇的浪声。

  「噢……噢……啊……噢……干得好……啊!噢……噢……真美……啊!噢……噢……噢……噢……好舒……服……啊!再插……深点……喔……啊!又碰到了子宫噢……噢……噢……酥死了……噢……不要……停……啊……噢……再用……力啊……」锺恩胴已无需要颖思及颂茹为我捉住她了,淫荡地将浪穴呈献,只为让我肏得更顺心;现在她只沈迷在欲焰之中,灼熨而粗硬的巨龙涨满得她心里踏踏实实,更卖力地向上挺迎,她已抛掉一切尊严地位,成为我新的欲奴,她可不知我更激的安排……

  在我恣意淫辱锺恩胴时,她的亲女儿陈玉嬬,正被闻媛及丝慧两姊妹挟持,在浴池窗外偷看这场春宫;陈玉嬬想不到母亲如此放浪,竟哀求我尽力奸淫,羞得要逃却又不能离开,更可恶的是闻媛及丝慧两姊妹玉手在自己身上抚撩,迷迷糊糊间不知已被脱光了,她鼻嗅浴池的异香,身体感觉两人抚得很舒服,小肉窟儿溢漏出浪水也不理了。

  锺恩胴又冲过一道高潮,已是第三次了,我感到她的子宫狂颤,知她已禁不住要泄出宝贵的元阴,就将大龟头对着子宫抽吮,霎时她体内的元阴像巨浪般投入我阴茎里。 [噢……要死了……「她没有制止,只希望这欢愉的快感不要停下来,最后美得昏死过去;我可不是要杀死她,故亦用」赤阳神功「更新她的内息,这么她又成为我忠贞的女奴了。

  我挥手命闻媛及丝慧,将她俩被焚心的姊妹带上,挺着粗犷的巨龙问:「小淫娃!你可要我肏你?」已被「烈女淫」逗得酥痒入骨的陈玉嬬急急点头;我却要她先舐乾净大肉棒上,她母亲残留的淫汁,才为她开苞,她不再羞怯跪在我胯前吞舐我粗大的龟头,舒服得我紧扶着闻媛及丝慧。

  我享受了一阵子,就抱起她柔弱的身子,湿淋淋的玉穴对准坚挺的大龟头一压「噗滋……」一声,我凶残的巨龙便刺穿她的阴膜了。

  「……哎!呀……痛……」那一记刺痛,令她的阴肌抽搐,紧紧吮实大鸡巴,使我不能操插她的小肉窟儿,我亦知急不来的,便命闻媛及丝慧分左右舐啜她的酥乳,我则将阴茎变得玟灼热,能逗起他的欲火。不久,我已感到她因媚毒复盛而阴肌抖动,可以操弄大肉棒了,便用九浅一深肏操法对付她。

  她有点靦腆的娇喘道:「噢……噢……啊……噢……啊!噢……噢……美……啊!噢……噢……噢……噢……舒……服……啊……噢……」我的十根手指不停地轻捏着她的肉感的屁股,并范围扩大到撩拨她的阴珠儿,再用赤阳真气把她的阴毛消除,如我所有的性奴一样;经过一阵温柔的抽插后,她终於习惯了我粗壮的巨龙,我开始把整根大鸡巴拔出,然后再深深地、慢慢地,一插到底。插进去的一瞬间,她开始吸一口大气,随着我硕巨的玉杵深入,她阴肌越吸越紧;等到大龟头接触到子宫时,她娇声大叫,整个人崩溃在我怀里,欢愉得连眼泪也流了出来,双玉腿和双嫩臂死命的夹紧我的背和腰,活像害怕失去快乐的小孩。
  我得意万分问她。「怎么样?主人肏穿你好不好……」

  「主人的鸡巴很长……操得……小奴奴……舒……服……啊……」她诚实地答道。眼里尽是淫荡的笑意,放纵自己的情欲,不停地把她的大屁股往上抬来迎合我玉杵的抽送……

  「亲亲的……主人……哎……啊……噢……你……利害了……噢……噢……噢……肏透……奴……奴……的……小浪穴……噢……啊……要泄身……了……啊!」我的大龟头如长鲸吸水般,对着她的子宫猛吮;她的处子真阴就像万川归海一样,向我体内倾泻了,助长我的「赤阳神功」功力。

  真阴泄尽的陈玉嬬,赤裸裸的睡在母亲锺恩胴身边,我亦用「迷心之术」为她洗脑换神,这对母女花自然成为我的狎玩之奴了。

  接下来,我当然要好好地肏插闻媛及丝慧两人,她们将二娘都交我淫辱,还把另一姊妹的真阴也奉献给我,自然是为了享受我粗犷的巨龙奖赏,我就在两具昏睡的玉体旁,狠狠地逐一把四个淫奴捣得阴颤神酥而泄尽了身子,把她们前后的小肉窟儿插过通透,才向她们的小嘴灌注阳精,滋补各女的身心。


               (六)身退

  现在「剑月山庄」中的陈灌希的妻女,除了在江南他身边的妻妾李嘉因、梁落施和关芝林外,全都成为我泄欲的性奴,我入住大娘张百芝的闺房,每晚可随意享受她们的玉体;她们为了讨我的欢心,把整个「剑月山庄」内,十多个年幼貌美的婢女,都奉献小穴出来给我开苞,任我採集她们的处子真阴,令我终於练成了「赤阳神功」,「烈焰棍法」更是威猛无涛。就是几个三十余岁貌子的娟好厨娘,也一一让我用大肉棒捅过,她们享受过从未试的剧烈交媾后,欢愉地尽泄元阴,令我功力更沉实精炼,现在就是八、九个淫奴联手接战,也不是我凶悍巨龙的对。

  所有的性奴,经我用「赤阳神功」将阴户周围的耻毛烧毁,因此处毛囊都灼死,故以后她们亦不会再有阴毛长出来,白溜溜的阴户非常性感,是我性奴独特的表徵。

  我为了感谢六女,这晚我们大被同眠,除了怀了身孕的杨子琼外,我狠狠地用大鸡巴肏捣五女身上的各处淫穴,今次「烈焰棍法」再没有阻滞地施展,各女都尽情享受到欢愉的高潮后,泄出元阴后昏死了;接着,我到杨子琼香闺,用侧身推肏式,从后抽插她的浪穴儿,终於在她乐极声嘶中,大龟头向着她的子宫射出热暖的阳精,令她开心地进入梦乡里。

  三个月后,陈灌希有信寄回给大娘张百芝,说在江南已击败「青羽鹰皇」杨兽成,夺去了他的地盘,及将他的势力剷平;杨兽成伤重不愈成了终生残废的人,已不能阻止他在那处拓展势力,虽然下忠心的「农夫两贱」已一死一残,他还要再挑战「神剑」谢霆疯,着她们再带尽「剑月山庄」的高手增援。

  我的「赤阳神功」及「烈焰棍法」已成,见报仇的时机已到,就命大娘张百芝及二夫人锺恩胴,召集陈灌希的忠心死党,成忠龙、曾正伟、谢一贤、梁荣中、黄白鸣……等等,说要帮助他争霸;就在众丑齐声,正要起程之夜,我用迷药弄翻了他们,再逐一用「赤阳神功」废了他们四肢,使他们不能再为祸人间,才赶他们离开「剑月山庄」。

  把「剑月山庄」一切财产变卖,命颜颖思和赵颂如带着其他愿意跟随的婢女,照顾着有孕的杨子琼,到我殷家堡遗址重新建立新堡,待我报了大仇后回来隐居;我则率领张百芝、锺恩胴、闻媛、玉嬬、丝慧各人到江南,虽然她们都是陈灌希的妻女,但在我的「迷心术」之下,已对我为命是从,不理一切了。

  只需五天,我们已到江南水乡之都了,找着陈灌希的住处,只见李嘉因、梁落施和关芝林怒沖沖地待着,锺恩胴细问原委,才知道他不理与「神剑」谢霆疯之战,正跟刘加玲在杨兽成的家中奸淫。

  锺恩胴指着我在三人耳边细说:「三位妹子,不要懊恼了,正雄总管的大肉棒可比那银样蜡鎗头的人壮得多了,他不用那些春药也能令姊姊欲死欲仙了,真是舒畅得太美了,不如我们各自寻欢好了,不理那死鬼吧!你们一阵子偷看他与大娘交媾,就知我所言不虚了……」三女本是极淫蘯之人,贪图陈灌希财物而下嫁,但他已是阳精不足之人,如不用春药,鸡巴根本不能抬头,故她们一直不能满足性欲,现在他贪新忘旧,更令她们没有得到慰藉;现听见我身怀巨宝,三女都目露春光,巴不得就拖我入房倒凤癫鸾。

  晚上锺恩胴带着三女偷看我肏捣张百芝,在我房内,只见我躺在床上,赤裸的张百芝正扶着我的腿,用她粉嫩的小浪穴套弄着我粗犷的大鸡巴;啊!太粗壮了,她们看到的是一根粗筋盘体的巨龙,勇悍地抵抗着张百芝的紧窄肉套子压迫。
  冷艳高贵的大娘竟像淫蘯的娼妇般,双腿大开,把阴穴急速地吞噬我的大肉棒,还欢愉地呻吟:「喔……主人啊……干我,干我……噢……噢……美……用力啊!用力……干小淫妇……吧……深一点……喔……喔……好爽……噢……噢……美啊……好爽……喔……喔……不要……停!用力……深一点……喔……噢……噢……美……喔……喔……我要……高潮了……」她整个白嫩的娇躯抖了又抖,随即把粉嫩的屁股翘得更高,好让我能插得更深。

  我马上开始快速往上抽插,阴囊撞击着她的屁股,啪……噗滋……啪……啪……噗滋……地作响,而且不时弯身用手去揉捏她丰美的玉乳,肉穴儿又紧又嫩的!紧凑地吸吮着大龟头。,最令李嘉因三人惊心动魄的,在我嘴上坐着是十七岁的玉嬬,青春的阴道深处被我的巨舌舐得浪液狂流;两母女竟然同在一床上,跟我奸淫,而且表露出好不舒服的神情!

  三女看得心酥神驰,那凶悍的巨龙像示威般,把张百芝的小肉窟儿涨满了;梁落施感到乳尖发痒,原来锺恩胴的玉手正抚挑她和李嘉因的胸脯,她的衣襟已被打开了。四个美乳正被锺恩胴玩弄,一股莫明的欲火把她们灼得浪死了,迷迷糊糊间被锺恩胴送进了房内去。

  更刺激的情况,在床上表演,吸引得她们媚目大张;我把张百芝和陈玉嬬两具玉体叠起,正勇猛地轮流狂捣两个白嫩无毛的小肉窟儿。

  「噗滋……喔……噗滋……啪……啪……噢……噢……喔……主人!美……啊!用力……干小淫妇……吧……深一点……深一点……喔……喔……好爽……噢……噢……美……雪!好……爽……雪……喔……喔……不要……停!用力……深……噗滋……喔……噢……噢……喔……我要……美……死了……」锺恩胴把娇首伸进我胯内,舐扫我两粒跳弹的宝珠一会,才对我说:「主人!恩奴奉献三个美人儿,让您好好享用……」

  我狠狠再插了张百芝两女数十下,才拔回大鸡巴,先给这淫娃一个热吻作奖励,再命她去舐吸张百芝两女的浪穴;对那三个被欲火灼得自己脱光溜溜的美人说:「你们可愿意被我肏捣?」李嘉因首先跪下来,捧住我的阴茎狼吮,而关芝林和梁落施也即时加入舐吮,沾满张百芝淫液的大肉棒,成熟的技巧果然滋味美妙。「嘓……雪……雪……喔……啊……」三女尽用口技,希望能讨得我的欢心。
  我见她们浪得太过了,便命她们躺下张开玉腿,给我用「赤阳神功」脱光阴户上的耻毛;一排六个嫩肉无遮的玉穴,淌着浪水引诱我粗犷的巨龙进攻,我把贲张的大肉棒,逐一齐根没入她们幼嫩的肉穴中。

  「噗滋……喔……噢……」淫荡的李嘉因首先感到无比的充实,她嫁陈灌希多年,从未能享受过这样灼硬的玉杵,暖得她四肢合陇,紧紧缠着我摆弄玉臀,可更深入感觉巨龙的粗筋刮擦阴肌带来的极乐。

  「喔……干我啊……噢……噢……啊……噢……噢……美……用力啊!主人,太好了……」旁边的关芝林可急死了,哀求道:「主人,林儿的小浪穴也很痒啊!快来肏捣我吧!喔……痕死人了……」看见她淫荡的神情,便转身凶猛地狼插她酥透的肉窟儿。

  「噗……啊……噢……噢……滋……」她的阴肌含包着我欢抖着,把我的巨龙擦得很舒服,使我插得更深,涨灼的大龟头顶吻着小浪穴的子宫,暖得她浪水狂泄,像巨溪氾滥。「雪……喔……美……死了……主人……喔……不要……停!大力……插……深……点……喔……噢……噢……噢……喔……我要……噢……」百多记凶狠的肏操后,要享受嫩嫩梁落施了,她只得十六岁,就嫁给陈灌希作妾,那时他已有心无力,梁落施紧窄如石女的阴户,陈灌希根本无力开通,闲时梁落施常与锺恩胴互舐阴户,才能感受到一点点性欲的快感。她被我粗犷的大鸡巴一下穿透,血丝随淫液流出。

  「滋……啊……噗……噢……噢……」紧凑的阴肉咬我的巨龙不放,令它也不可张狂,我只好玩弄她胸上两粒蓓蕾,待她阴肉放松。终於在「赤阳神功」的滋润下,大肉棒可自由地抽插她仿如处女的小肉窟儿。

  我双手抱住她的腰,粗糙的玉杵飞快地抽插起来,每插入一下都使她阴肌激动不已,娇媚的吟声不断,我先使用的是「九浅一深」的战术,爽得她泪眼汪汪,靦腆的娇吟道:「嗯……哎哟……!噢……噢……啊……噢……啊!噢……噢……好……爽啊……噢……噢……美啊……噢……噢……好舒……服啊……噢……奴……的……小浪穴……噢……啊……泄身……了……啊!喔……噢……喔……好爽!喔……喔……我要……死了……噢……噢……我……要升天了!噢……喔……把我……干死好了喔……喔……」她眼前一黑,竟是元阴尽泄就昏厥过去了。
  接下来,在我凶悍的巨龙狂捣下,张百芝、锺恩胴、李嘉因、关芝林及陈氏三女,都一一被我的大肉棒轮流肏插,各人都向我奉献阴精,来换取使她们温煦的元阳,李嘉因三女更因此而洗脑换精,与张百芝等人一样,变成我忠心的淫奴,极畅美中拥着我入梦去了。

  天色大亮,众女醒过来都温柔地抚揉着我强壮的身体,关芝林淫媚地说:「正雄总管的大肉棒可真利害,昨夜竟把我们都乐透了,比陈灌希那死鬼劲得多,他只能使人心恨痒痒痒,就软下来……」

  「啪……」的一声,张百芝玉手打在关芝林的巨臀上说:「没规矩……
  以后要尊称『主人』,不准叫正雄总管了,看!主人已为你烙下淫奴之印,玉穴再没有阴毛遮掩,再没礼貌,主人就不会奖赏你享受昨夜的欢乐了……「李嘉因等三女,只高贵如她等正妻,也媚淫地在我胯下母女齐淫,就知她们已诚心作我淫奴了;在我」迷心法「换精后及享受过」尽性淫技「后,要是失去我大鸡巴的恩宠,那日后生命可没有意义了,不如死去好了,免受了蚀心酥痒的折磨。
  她们慌忙道歉,为我用力舔吮粗糙的巨龙……

  我享受了一会美妙的口技,就命她们起来更衣,今天要找到陈灌希了断我的血海深仇,他的妻女全都臣伏於我胯下,哀求我奸淫;只要杀了陈灌希,砍下他的狗头,带回殷家堡拜祭我的亲人,大仇就可报复了:「剑月山庄」中所得的金银财宝,足以买下殷家堡方圆百里土地,使我三世无忧了,那时我只想享用这班女奴,已不想再武林争那些虚名。

  正在大厅休息,陈灌希带着一名淫媚女子,急步逃进来;他一见我就高兴地说:「雄总管来得及时,『剑月山庄』的九兽何在,快请他们出来,对付『青羽鹰皇』杨兽成及『神剑』谢霆疯两个老匹夫……」他身后的是两个老者,那全身皆绿的人,一定是「青羽鹰皇」杨兽成了,另一人想是他的好友「神剑」谢霆疯。
  他们听陈灌希这样说,都停下脚步,静观其变地看着我的举动。「神剑」谢霆疯已气得哇哇大叫,狂妄地喊:「这贱精抢去他的基业,还勾引我好友的小妾,刚才我把他的保镳『金毛贱农』杀了,现在要将他错骨扬灰,好汉请让个方便。」
  我说不用了,就上前对两个老者说:「不论你们有何仇怨,陈灌希今天是我的了……」谢霆疯只见我一个人,可什么也不听,提剑向陈灌希刺去;我就跳往他身前,以「烈焰棍法」一式「野火撩原」挡住了他的剑招了;谢霆疯的「自残六式」是诡异奇幻,招招状似自残,其实迷惑人耳目,从中暗击而取胜。但我的「烈焰棍法」刚烈强猛,手中短棍像烘烘巨火,把他还击得左右为难,不能招架。
  陈灌希看着二十年来毫不起眼的我,彷彿从不认识我,在「剑月山庄」我只是一个忠心职务的花农,每天辛苦地烈日或风雨中,照顾花草树木;怎料我竟是一个武功绝佳的高手,把江湖中第一高手「神剑」谢霆疯,攻得如此狼狈。最后,我接过谢霆疯十六招,连连相扣的「自残不息」后,回馈他一招「地火炼狱」,棍声击打「啪……啪……啪……啪……」后,一代狂傲的高手,便右手骨碎断,吐血飞退而倒了,今生也不能用右手了。

  本已手脚皆废的杨兽成,一下子老了三十年,苍茫地扶起谢霆疯道:「谢兄,江湖无情,我们已是过去的人了,走吧……」陈灌希却在此时在暗处刺出两剑,叱吒风云十多年的江南大豪,惨叫声中倒卧在血汨之中了;他还无耻地沾沾自喜道:「哈……哈……江湖上再没有我的阻碍了,我必独霸武林。哈……哈……哈……哈……

  正雄!我可好好的谢你了……「他说话中,突然挥剑暗袭向我胸口重穴,幸好横飞来一把匕首,是陈闻媛之物,她出来见父亲目露凶光望我,已知他不怀好意。

  陈灌希见我武功如此高劲,心存恶念,想致我於死地,好使他独佔江湖。结果匕首令他阻扰了此次暗算……这无耻下流的禽兽真性情,我怒尽而动,「烈焰棍法」在「赤阳神功」灼劲下,狂烈地反击,那急乱的声后,他已被我那招「暴火焚身」打得手脚骨碎,昏死在地上。如不是留下他的狗命,他已死在此招之下。
  我称讚了她后,行到陈灌希处,把他像死肉般提起,怒刮了他俊脸十数吓,把他打得脸肿齿落,人已痛醒;我对他说:「你可想过多年作孽有此果报,『剑月山庄』助纣为虐的九兽,已给我弄为废人,被逐出山门,正四处躲避仇家追杀,谢一贤及梁荣中已被人吊死在大街上,其他恶想报应将不远了;你诱骗得来的妻妾家财,已尽归我有,还有三个女儿,自愿作我的性奴,供我任意奸淫,你还争夺什么?」

  他忍受手脚碎断及头脸痛楚中呻吟问:「你……是……谁……为什……么……?」

  看到他这样的报应,心里舒快说:「我就是你率九兽及二贱到殷家堡抢劫烧堡而灭门遗孤殷正雄,可知我有今日功力,全凭你祖先遗宝和你女儿处子真阴帮助;天网恢恢果然不差,众女奴出来,向这禽兽露出我私宠烙印……」只见张百芝、锺恩胴、李嘉因、关芝林、梁落施、和他女儿陈闻媛、陈玉嬬及陈丝慧在他脸前,脱下裙子,露出光溜我溜的阴户,代表我私宠的烙印……

  陈灌希愤怒攻心,惨叫一声,七窍标血而亡,结束他丑恶的一生了。

  终於大仇得报,我可舒心放松了,便对众女说:「先前因血仇而淫辱你们,现首恶已自毙,你们可各行其是,自由行动了,我亦回殷家堡退隐,不理江湖纷争了。」

  高贵美艳的张百芝却率先众女跪下哀求道:「陈灌希已死,『剑月山庄』已散,我等生命无依,求主人不弃,继续收容奴婢一同退隐,可服侍主人,供主人淫辱是奴婢等最大欢乐。」

  陈丝慧说:「我父苦害主人,望主人接受我三姊妹在身旁侍奉,作补偿他的罪孽,也可多沾主人的恩泽……」

  那陈灌希带回的艳妇刘加玲,也脱去裙子,露出天生无毛的小肉窟儿说:「主人,我亦有您私宠的烙印,求您也收容小婢;因我受陈灌希诱骗,杨兽成的朋友死党必迁怒於我,没有他保护,我日后必受报复,被他们捉住,我一定生不如死的。」

  看着跪在脚前的一众美女,今次大仇过后,感到有责任保护她们的周全,故接纳她们回殷家堡,经一翻佈置,将陈灌希邪恶的残余势力消除后,才带领一班艳妇回归。这段时光我当然尽享她们的玉乳小浪穴,她们也感受到粗糙的巨龙所施予的欢愉,刘加玲等媚艳美火更奉献出屁眼儿,任雄挺的大鸡巴狂捣,涨灼的大龟头所射出的阳精,被她们视为至佳补品,每次我射精前都争夺阴茎吮吻,令我感觉非常可笑。

  经过一月我们努力,终於可回到殷家堡,见杨子琼领着颜颖思、赵颂如等,把废墟重建起来,感觉很高兴;当晚便重重用我的大肉棒奖赏她们,以后我与二十多个美女就此长居故乡,她们每晚三女轮流侍奉,在温柔乡内一切对外再不感兴趣了。

               【全文完】

[ 本帖最后由 shinyuu1988 于  编辑 ]
上一篇:【六世轮回第一部今生】下一篇:【梦想之都】119作者ray1628